关灯
护眼
字体:

25.第 25 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作为爱花竞争对手的广末百合暂时失联, 和哉表示, 他们需要返程告知时之政府这一事宜,假如一周时间内对方没出现接收考核,则视其弃权处理。

    离开前, 时之政府的职员还提醒爱花, 多看那本《审神者入职说明》,说这是官方发布的正规教材,看懂了日常工作基本就没问题了。

    这等于是官方推荐仅此一本,那这些从外婆书房里看到的攻略和指南是怎么回事?

    爱花不好直接报书名,因为那些“攻略”内容一个比一个戏剧化, 其刺激程度让少女极度怀疑, 这种东西到底是怎么过审的。

    所以, 爱花很含蓄地用“某些审神者攻略”和“部分审神者间流传的书籍”来指代,结果, 和哉居然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早期时之政府刚成立的时候,外界对我们有诸多猜测,外加一些不怎么好的传言流出, 导致我们的存在被妖魔化许多。”和哉面带惋惜“当时出现许多内容夸张剧情波折的攻略类书籍,因为可读性强, 所以就被默认为趣味读物发行了, 并不是官方认同的攻略。”

    非正式的趣味读物,因为可读性强反而被官方默认其存在——所以我看到的那些书是外婆收集的同人本吗?

    与和哉的交流格外顺利, 爱花还是比较满意时之政府的办事效率的, 但有件事, 她必须提醒一下对方。

    “我能给时之政府提一点建议吗?”

    得到和哉的示意,爱花道:“我能感觉到,时之政府的求贤若渴,审神者是稀缺资源,但并不意味着,有些‘能力’上合适的审神者,能坚守道德原则。”

    三日月说,原本指定给本丸的审神者,是位能恣意“刀解刀剑男士”的狠角色。

    “我是个人类,也遭遇过一些危险之事,因而懂得生命的脆弱和珍贵,对付丧神来说,能获得形体拥有意识,就等同于被赋予生命,若审神者随意刀解自己麾下的付丧神,这本质上和杀害对方无异——时之政府会因为缺少人手而聘用杀人犯做审神者吗?”

    这是个沉重的话题,爱花说出自己的疑虑后,和哉停下了一切动作,甚至收起了手中的伞,立正站好,聆听完少女的发言,和哉道:“我不认同这种随意刀解付丧神的审神者。”

    这是他的立场。

    “但现在时之政府内部的法规很不完善,而且再锻重铸的存在,使刀剑男士的‘生命’显得十分微妙,所以给了这些人借口和机会。”

    这是他的无奈。

    “我希望自己安身立命的地方能变得更完美,不藏污纳垢;担这需要时间和人力,来不断改变。”

    这是他的目标。

    “所以,我一直欢迎想你这样心存质疑和慈悲的人加入,虽然人类的生命真的十分短暂,但我能看见你们身上别样的光芒和热度,这令我相信你们会带来新的变革。”

    再度与爱花握手,和哉道:“时之政府欢迎你,鹿岛爱花。”

    这是他所期待之事。

    看着这样的职员,爱花忍不住道:“您这样的夜兔,真不似个会干出刀解余刀重新规划近侍这种粗活的人。”

    “哈哈哈,鹤丸国永是这样同你说我的?”和哉豁达。

    “所以当初是……”爱花顿悟了。

    “既然他这么信赖他曾经的审神者,那就替我保守这个秘密吧,爱花小姐。”和哉并不介意,自己身上背几口锅什么的。

    与时之政府联络员的交流格外顺利,爱花也逐渐有点喜欢上审神者这个职业了。

    志同道合之人能带来极大的动力和钻研的兴趣,拎起官方正版的审神者教材,再挑基本同人本来作为看书疲劳时调剂的“小菜”,爱花趴在屋檐下乘凉,吃着烛台切做的牡丹饼,一点点消化审神者的职责和任务。

    维护历史、消灭时间溯行军,部分审神者藉由刀剑的能力之便,还能开展些副业,外婆当年和神社合作,帮忙祈福祓禊,偶尔除除恶灵,便是调剂工作之余的小外快,即养眼又造福大众,可谓一石二鸟之事。

    今日夕阳十分,本丸大门口挂着的那只摇铃响个不停,近侍的三日月解释道:“是远征和出阵的付丧神们回来了。”

    为方便大家天黑时走动,本丸挂起了灯笼,要解决七十几振刀剑的伙食问题,厨房也渐渐忙碌起来,烛台切光忠当机立断,让今日厨当番的鲶尾骨喰兄弟在庭院的空地上架起烧烤架和火锅架,集体现场烧烤做火锅当晚饭。

    “主公,一块来啦,别一直顾着学习,吃饭的时候就放松一下啦。”吉光家的胁差兄弟围在爱花两边,鲶尾拉着少女的胳膊撒娇着晃动“它的魅力比我大吗?比火锅和烧烤还大吗?”

    它自然指爱花手里的书,少女满足胁差的小心愿,起身跟着胁差走进热闹的园中。

    【百位老审倾情推荐之四,集体聚会尽量参加,20岁以下就陪打刀短刀们喝点果汁,20岁以上可以考虑陪太刀大太刀们小酌两杯,刀剑们对于酒量好的审神者都比较欣赏。】

    “主公!嗝,来的正好,”看见爱花,不动行光捧着自己的甜酒瓶子凑过来,熟络地搭着少女的肩膀“要不要尝尝啊,本丸特酿,小孩子都能喝的米酒。”

    谁说未满二十岁就一点酒都不能沾的?三杯米酒下肚,爱花爽快地把手里的花札拍在桌子上。

    “厉害,五光牌,”次郎太刀放下酒杯,捏着牌面瞧着爱花打出的花札“第一把就赢,小爱花的运气真不得了。”

    “好说好说。”获胜的喜悦比较振奋人心,爱花摸索着身边的酒杯,随便喝了口,发现味道不对,仔细一看,自己错拿了次郎太刀的酒盏。

    “嘻嘻,间接接吻达成。”次郎太刀接过少女手中的酒杯“别太沉醉其中哦,爱花还未成年呢。”

    “好说,我没那么容易醉的。”随意摆摆手,爱花招呼大家洗牌再开,想起...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