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百章 田是要用牛来耕的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这日的简府一片忙乱,原因无他,城主大人今日要生了,却说后期简陌的肚子吹气一般的长,身子没有看到多胖,倒是肚子大的吓人。

    这让墨云一天到晚都处在高度紧张状态,亦步亦趋的跟着,唯恐磕了碰了摔了。紧绷的神经让他整个人都消瘦了,也换来上上下下所有人的同情,从来没有见过哪个男人因为媳妇怀个孕就紧张成这样的。

    就连简陌都说,我就是大夫,你到底怕什么。

    那个时候墨云怎么说来着,哦,他说,我不怕臭小子有事,他又不和我过一辈子,我是怕你有个好歹,那我才不能活了。这番话让简陌无言以对。毕竟墨云说的时候,那是万分认真的模样。

    绝医和绝医谷的老头子们以及烟云就被墨云拉在简府,死活不准一个离开。

    所以今时今日,简陌说要生了,墨云就完全瘫了,坐在房间的门口,一张俊逸的面容惨白一片。

    “瞅瞅你那没出息的样子。”带着老婆孩子赖在凤歌城的云墨撇嘴,完全忘了自己老婆生产的时候,他是什么鬼样子,听到老婆惨叫咬牙切齿不要娃的那个人又是谁。

    墨云根本就没有回应他,或者此时他的全部注意力都放在房间的门上,根本就没有听到云墨说的话。

    月千峦和桂牧原自然也是在的,至于水腾远这个闲人,一年四季都赖在凤歌城腻着梅洛,自然也是在这里。

    里面的人进进出出,但是就是没有什么声音传出来。

    “为什么没有声音?”墨云终于开口,声音甚至带着一些颤音,别人生孩子都是声嘶力竭的喊痛,为何简陌就没有声音。这没有声音更加渗人好吗?

    “你又不是不知道公子是那种咬碎牙齿和血吞的个性,她就是咬破了嘴也不会出声的。”非语站在一边,皱着眉头说道。

    墨云站起来焦灼的走了几步,终于还是忍不住往里面冲,几个人也没有拦住,他终于还是冲了进去。

    果然里面的简陌嘴里死死咬着棉布,白色的棉布里甚至透出了红色的血迹,满脸的汗水,但是愣是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墨云的眼眶瞬间就红了,他一把拽下棉布,把自己的胳膊送了过去:“要是痛,你就咬我,不要伤了自己。”

    简陌哪里有力气回答他,在烟云和朵朵催促用力的声音里,她一口咬住墨云的手臂,实在是太疼了。

    “看到头了,加油!姐姐!”朵朵大喊,艳红的血迹,简陌强忍疼痛的模样,都让她感觉格外的害怕,对于她来说,简陌才是她在这个世界惟一的亲人。

    “怎么样了?”一门之隔的外面,未央匆匆赶来,简陌临近生产期,他却匆匆出去了一趟,没有人知道他究竟去做了什么。

    没有人回答他,简陌已经折腾了太久,没有声音,也没有什么好的不好的消息传来。这才是让人最惊心的。

    “生了,生了……”屋子里传来朵朵的欢呼,然后就听到屋子里传来洪亮的哭声。

    “听着这个声音就知道是个小子。”老祖宗在一边笑眯眯的说,一边说着一边阿弥陀佛的说着,揪着的心终于放下了。

    只是众人高兴的劲头还没有过去,只听里面再次传来一声大喊:“公子用劲,还有一个呢!”

    外面的人在这一惊一乍里,感觉心脏都有点受不了了。

    未央却是面色凝重的站在大厅里,眉头紧缩。

    “有什么不对?”桂牧原知道未央的能力,未央这个表情,让他心里有不祥的预感。

    未央没有说话,只是和哲老对视了一眼,他的手里始终拎着一个箱子,和简陌的手术箱相同的箱子。

    这份静默在大厅里蔓延,每个人都感觉到了沉重和压抑,似乎真的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一般。

    未央却是已经拿出了一个对于桂牧原等人来说异常陌生的装备,让所有的人都过来一个接着一个的抽血,未央不解释,也没有人知道他要做什么。只是看着他的样子,多少知道是和简陌有关系的。

    果然没有多久,另外一个微弱的哭声响起,喜悦的氛围还没有形成,就听到门哗啦一声被拉开,烟云一脸凝重的站在门口,对着未央说,“大师,公子血崩。”

    短短六个字,把整个屋子的人都震的站了起来,在这个时代,谁都知道,血崩到底是意味着什么,简陌绝对是性命垂危。刀山火海都闯过来了,竟然卡在了这里。

    就是哲老,脸色都骤然变了。

    未央脸色依旧凝重,一句话没说,点了几个刚刚被抽过血的人,带着就冲了进去,门扉重新被关上,但是没有任何一个人有了什么高兴的意思。

    “你救她!”墨云的脸上有泪水,有浓浓的恐惧,看着未央的目光透着浓重的祈求。

    未央没有理会他,只是对着脸色惨白的朵朵说:“圣女令上滴入你的血液,然后放在她的胸口。”

    争分夺秒的营救就此展开,而简陌此时已经回到了现代,与卿钰初识的时候,杏花如雨,卿钰白衣如玉,惊艳了时光,成为永久的回忆。

    ————————

    某日,梅落匆匆跑来,对着非语焦急的说:“非语姐姐,小希不见了,估计又有人闯入。”

    “搜,掘地三尺也不能让他离开凤歌城。”非语在三年多的磨练中,早就练就了泰山崩于面前而不行于色的能力,没有办法,这样的偷孩子的行为,每个月都要上演几次,若是那一个月平安的度过,那才是奇...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