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39|第一百三十九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晋江防盗提醒:订阅率需满40%才能看到正文。  叶青微柔声道:“既然都有了鬼了, 又何妨有神呢?”

    崔灏狠狠点头,道:“没错, 那个鬼我认识,也是我大开后门放他进来的,可是,他绝无恶意, 只是……”

    “只是想要听课, 是吗?”

    崔灏那张温润的脸上少见的露出吃惊的神情, 他赞叹道:“我总算明白你才女神童之名, 绝非浪得虚名。”

    “原来你以前一直认为我是浪得虚名?”叶青微收敛起笑容。

    崔灏心里一突, 因为有求于人立刻紧张道:“阿软, 不,我并不是……”他突然反应过来, 无奈道:“阿软你在逗我是不是?”

    “咦?奇怪了?”叶青微的手指在自己的脸颊上轻轻划过,“师兄你有什么好的?我为什么要故意逗你呢?”

    女人故意逗男人无非是出于恋慕之情。

    即便崔灏一向稳重,此刻也忍不住心神摇曳, 毕竟男人都有劣根性,被这样美的一个女子爱慕,总是会让男人忍不住对她多一分温柔。

    崔灏低声道:“这都是我过错, 我会向老师请罪的, 只是不能让阿澹看到他。”

    他快趋几步,赶上了领头的李行仪。

    落到最后的叶青微竟与李昭站在了一处。

    “殿下在看什么?”

    李昭冰冷的目光落在她的脸颊上,寒声道:“你故意的。”

    叶青微一下子就明白他是指她刚刚对崔灏说的那一番话。

    她的眼神更软了几分,就像是软媚的红绸, 笑道:“是啊,殿下真厉害。”

    李昭神色未变,依旧凝视着她的眉眼,淡淡道:“为什么?”

    叶青微勾起一抹坏笑,小拇指指尖儿蹭过下唇角的胭脂,笑盈盈道:“自然是因为男人自以为是的样子实在是有趣的很。”

    她笑得坏透了,可又显得伶俐可爱。

    李昭还是问她:“为什么?”

    放眼天下能够完全明白李昭言简意赅话语中含义的,大概就只有叶青微一人了,他第一个“为什么”问的是为什么要逗崔灏?第二个“为什么”则问的是她为什么要对他如此坦诚。

    他这样问只是因为他不理解,全然没有批判和责怪的意思。

    叶青微笑容艳丽,声音温和道:“因为我相信雍王殿下。”

    说罢,她便裙角轻扬飘然离开。

    李昭依旧冷淡,可是他的神情却有些迷茫。

    相信什么?

    相信他不会戳穿她真实一面?还是相信他不会害她?

    李昭垂下眸,月色下他的睫毛几乎成了霜色。

    几人走在寒池小筑前的回廊里,临到房门前却又停住了脚步。

    “怎么了?不进去吗?”叶青微上前,门里的阿菱听见自家小娘子的声音,立刻就打开了门,可看到叶青微身后还跟着那么多郎君,她懵了一瞬。

    “小……小娘子……”阿菱虚弱地唤着叶青微。

    叶青微将食指竖在唇前,笑眯眯道:“嘘,小声些,他们是来捉鬼的。”

    “捉、捉鬼!”阿菱更慌了。

    叶青微朝她展开双臂,柔声道:“阿菱若是怕了快到我怀里来躲一躲。”

    王子尚与李行仪无比艳羡地瞅了一眼叶青微柔软的怀抱。

    阿菱都快要吓哭了,听了她这番话,更是无奈道:“小娘子,这都什么时候了,您就不要再开玩笑了。”

    叶青微靠着门框,笑道:“诸位要进来看一看吗?”

    王子尚等人非常想进,又特别不好意思。

    崔澹撇了撇嘴道:“装什么装,你半个脚都踏进去了。”

    王子尚咳嗽了一声将脚收了回来,还动手拍了拍自己的大腿,对着自己的大腿抱怨道:“你怎么这么不懂事呢?阿软的屋子也是可以随便乱进的吗?”

    崔澹“呵”了一声,“又不是没人进过。”

    众人的目光都不动声色地溜到了魏王李珉的身上。

    李珉面上含笑,袖子里的手却紧紧握住。

    “说起来,怎么没有见到太子殿下和卢郎?”崔灏立刻转移话题道。

    郑如琢道:“卢郎他脖子不小心扭到了,而且,以他的性格应该不会在夜间走动。”

    王子尚“哈”了一声,嘲笑道:“知道他胆子小,却没有想到小成这副德行。”

    “小王出来的时候问过太子,太子他困倦的很,便托付小王来看看。”李珉微笑道。

    叶青微“咚”的敲了一下门,问道:“如何?还要看吗?”

    “屋子空间也不大,在外面看一眼也就行了。”

    几个郎君争论着,堵在门口。

    叶青微询问的目光落在阿菱的身上,阿菱避开众人摇了摇头。

    叶青微随即后退几步,视线在寒池小筑的周遭打量,突然,背心一凉。

    一个冷如冰霜的声音响起:“小心。”

    叶青微回眸一笑,低下头,见李昭用剑柄定在她的后心处,止住她的去势,防止她碰到他。

    李昭其人后世有诗云:霜色映雪色,雪松挂雾凇。尤其他后来不知道因为什么变故左耳上方的几缕青丝变白雪,更让他整个人凛然不可亲,唯有在长剑染上鲜血之时,他整个人才多了一丝温度。

    “该不会是藏在寒池里吧?”王子尚一脚踏着栏杆,作势要跳下去,结果他自己不跳,反倒虚晃一枪朝李行仪捉来。

    好在李行仪这次长了记性,飞快地后退一步,躲开了他的黑手。

    “好啊!”李行仪怒极反笑,“你可还真是我的好兄弟,卖兄弟卖的顺手。”

    王子尚没羞没臊道:“哪里哪里,我只是想跟阿行你一起下去看看而已,谁知道阿行你居然这样想我。”

    李珉摇了摇头,道:“这寒池的水着实寒凉,一个人不可能在里面呆太久的。”

    “魏王殿下知道的如此清楚——”崔澹扬着下巴,拉长了声音,言外之意便是李珉偷偷涉水来叶青微的屋外不知道想做些什么。

    王子尚与李行仪脸色一变。

    “你们该不会真的要下水吧?”叶青微低头看了一眼,被月光照的亮闪闪的寒池水,“还是算了,这么凉对身体不好。”

    “嘭”的一声,水花溅起,李行仪已经跳了下去。

    “喂!”王子尚拉了他一把,他却往寒池中心走了走。

    李行仪抹了一把脸上的水,闷声道:“一旦真有人怎么办?别吓着阿软,我先找找看。”

    叶青微歪歪头,略感无奈。

    李行仪怎么就这么蠢的可爱呢?

    可是,他要是不蠢上辈子也不会被她的假情假意套牢,为她鞠躬尽瘁,守着一座城。

    “这样不行。”

    崔灏站在叶青微身后,突然开口,将袍角掖进腰带里,跳了下去。

    王子尚扭过头,看着叶青微专注凝视着李行仪的目光,咬咬牙,也拎着衣摆跳了下去。

    “诸位郎君小心些,池子越到中间越深!”阿菱忙高声提醒。

    叶青微道:“不如你们还是回来吧。”

    崔灏扭头对王子尚道:“是啊,你身份贵重,还是早早上去吧,我来就好。”

    王子尚狠狠地一砸水面,晶莹的水花溅在他的脸上,他恶狠狠地盯着崔灏道:“你能做到的,凭什么我做不到?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心思!”

    崔灏不想与他过多纠缠,只想早早将这两个不知人间疾苦的郎君赶上去,他扭头看了叶青微一眼。

    王子尚立刻怒道:“你往哪里看!那两对招子不想要了是吧?”

    “王郎,你误会了,我对阿软别无他想。”

    “装模作样可是我玩剩下的,你跟我玩这套!”

    崔灏见他说不通,便去拉李行仪,劝他上岸。

    李行仪打开他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