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28|第一二八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天色阴沉。

    乌黑的云遮在空中,把明亮尽数掩在后面, 在大地上投下灰沉暗影。

    行刑官面容冷肃。在寒风中, 人们不时地望向行刑官, 不时地扫视着场内刽子手, 脊背上冷汗出了一层又一层, 惊惧敬畏之下, 噤若寒蝉。

    长灯带着人到来的时候, 已经是一个半时辰后。

    一行人策马而来,马蹄踏地声起,扬起尘土一片。不多时,众人来到行刑官身前,齐齐勒马。

    他们翻身下马,各自从自己马背上拎下一个或者两个犯人。

    长灯抛下的那人, 满头乌发, 身穿黑衣。衣裳已经褶皱得厉害, 一层层蜷在身上。

    被丢到地上时, 他闷声哼了哼。

    行刑官和他身边不少人觉得这声音有点耳熟, 低头仔细看了过去。

    长灯身边一名亲卫上前,将此人黑衣猛然拽下, 露出里面沾染了点点血花的白色囚服。而后在他头上小心揭下一层, 露出了满头白发。

    “赵太保?”行刑官诧然说着, 眉目低垂,又道:“果然是你。”

    赵岳双手被绳索绑在背后,趴伏在地面上, 不停地晃动着身子,口中大骂:“你们这些无知小儿!竟然敢污蔑朝中重臣。当心我诛你九族!”

    满场静默。

    就连场中低声惊诧着交谈的人们也止住了话题,朝他这边看过来。

    众目睽睽下,赵岳恨声道:“你们不会猖狂太久!我告诉你们——”

    他话没说完,突然破空声响起。

    嗖地一声,一支利箭从远方射来,恰好落在了他的脸颊侧边。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赵岳大惊失色,两颊泛着不自然的苍白,嘴唇开合抖动不停。

    “告诉我们什么?”卿则一手持弓一手握着缰绳,唇边带着淡笑,语气愈发冷然,“你且和本王说说看。想要怎样。”

    赵岳冷哼一声刚要开口,忽地嗖嗖嗖接连三箭快速射来。

    一箭到他脖子左侧,一箭到他脖子右侧,还有一箭到他头顶。

    每一个都插入地中半寸,只留了小半个箭头在外面。

    被卡在几支箭中的赵岳一动都不敢动,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就会被露出的箭头边给刮蹭到,划破脸。瞬间,冷汗从全身快速冒了出来。

    有人在刑场上扯着嗓子高喊:“堂堂王爷居然骗人!你明明说了让祖父回答的!”

    开口之人乃是赵家二少爷赵宁武。

    因为嘴里被塞了东西,赵宁武的声音很模糊,但是隐隐约约的可以辨出他正恨声说道:“这样说话不算话的人我可没见过!”

    卿则朝他瞥了一眼。

    行刑官正要呵斥,人群中突然有人爆出一阵大笑:“你说王爷说话不算话?那你们还口口声声说自己是忠臣,结果呢?”

    这话一出来,围观的人们忍不住就跟着笑了起来。

    笑声充溢在刑场四周。

    赵宁武身后的刽子手把大刀捧着放在一旁,然后粗壮的手臂用力,把他口上再勒了一道粗绳。

    赵宁武挣扎着想要脱开这束缚。谁料这时又有两人一马快速驰来。

    前面马上的是个武将,他前头横着一个人。隐约有些眼熟。

    后面马上的,在场稍微有点身份的人都认识他,正是清王爷身边的蒋先生蒋辉。

    蒋辉虽在后面,却是早早的就勒住缰绳,停在了清王爷身边。

    为首的武将策马一直到了行刑官员跟前方才止住,下马把马上横着的那个人给丢了下来。

    ……居然是久不见人影的赵家大公子,赵宁文。

    看到他后,围观的人群里传来窃窃私语声。

    倒也不是有那么多人认出他来。赵家人,寻常百姓等闲看不到。大家之所以对这人这么关注,是因他穿了一身女子的衣裳。

    赵宁文本就容貌清秀,平日里做儒雅装扮,很有书生气,温文尔雅。

    可是仔细去看的话,他身量不算矮,肩宽腰窄的穿着女人衣裳,还是很有点违和的。

    男人许是看不出什么来,姑娘和妇人们却都认得出是个男人在扮作女子。

    这样的消息最是能引起人的好奇心。有几个人开始这般提起了,周围的人纷纷去问个明白,大家伙儿就将话给说了个透。

    一时间,赵宁文成了众人的笑柄。

    赵宁武看着被所有人奚落的赵宁文,看到最后一丝希望也被擒住,他终是没了嚣张气焰,蔫蔫地没有再开口。

    此时行刑官向清王行礼。

    卿则朝赵家人看了一眼,道:“时辰不可耽搁太久。”

    “那其余人……”行刑官请示道。

    此次事情,皇上交给清王爷全权处理。虽然他是刑部的人,听命于刑部尚书程利。但,就算程利在此,也要问过清王爷的意见。

    如今身边的几位大理寺官员亦是如此。

    卿则道:“今日是赵家人审判之人。其余人押后再审。”

    “是。”诸位官员连同衙役齐齐应声。

    当刽子手再次举起了手中巨刀时,卿则却拉着缰绳调转方向。高高的“斩”字响起,他已经策马扬鞭,朝着王府疾速驰去。

    *

    派的人出府后,君兰的心就一直提着。一是不知九叔叔会不会和那些人正面冲突上,二是怕自己发现得太晚,没能帮上忙。那样的话,可能很多人都会有危险。

    君兰坐立难安。

    不知是否因了心绪不宁的关系,她隐隐地觉得头晕头痛。加上有身孕,更是觉得不太舒服。

    毕竟怀着孩子,生怕这样的身体状况下对孩子不好,君兰不敢大意,把事情与五皇子妃说了。

    五皇子妃赶紧扶了她在旁边坐下,又让人给她拿了温帕子擦拭头上的汗珠。

    “可得当心着些。”五皇子妃道:“倘若你一个人就罢了。如今两个,若是小家伙有个一丁半点的不妥当。你该怎么办。”

    君兰正是担心这样,抿着嘴不说话不反驳。只是原本轻蹙的眉心越拧越紧,渐渐的有些支撑不住。

    五皇子妃原本还在念叨着,转头一看她泛着不正常潮红的脸色,不敢大意了,忙喊了蒋夫人来帮忙。

    呼唤了几声都不见蒋夫人的踪影。

    盛妈妈进屋来,小声说道;“蒋妈妈刚才去了厨房帮忙。许是担心蒋辉,蒋妈妈一直心神不宁的。有甚事情就都和婢子说吧。”

    五皇子妃忽地记起来,盛嬷嬷和蒋夫人都做了清王妃屋里的管事妈妈。于是道:“你来帮忙扶着君兰。我们一起小心点扶着她躺下。”

    盛妈妈这才注意到王妃的脸色不太对。那般的潮红,便是平日里王妃最羞窘脸红的时候也不曾有过。

    一声“坏了”原本已经到了嘴边上,盛妈妈到底是宫里待了几十年的,忙憋住话没有说出口。

    两人一人一侧搀着君兰到了里屋,小心翼翼地扶着她躺到榻上。又拖床被子来给她盖好,这朝忧心忡忡地坐在屋内守着。

    没多久,有人匆匆来禀:“王爷回来了!王爷回来了!”

    说话的是五皇子妃带来的一名婢女。

    五皇子妃忙问:“人到哪里了?还多久能够进屋?”

    她的问话刚刚落下丫鬟还没来得及回答,就有高大人影脚步匆匆地迈步而入。

    五皇子妃看到他的刹那顿了一顿,而后反应过来,赶紧问安:“九皇叔好。”

    卿则连点头示意都来不及,几步跨到了榻边,握住了君兰的手问:“怎么了这是?可是哪儿不舒服?”

    他进屋时候神色冷肃,五皇子妃原本还在紧张中,结果下一瞬就听到了他那温和的声音。

    五皇子妃十分明显的怔了下,有些不敢置信地看向了榻边。

    卿则俯身靠在榻边上,双目凝视着床上的女子,视线半点也不错开。

    而君兰,则是微笑着回望他,轻声说道:“王爷回来了。”

    她这句刚刚落下,卿则已然温声说道:“是。你可还好?若是哪里不舒服,尽管与我说。”

    听了这话后,五皇子妃突然明白过来自己刚才觉得不对劲的地方在哪儿了。

    ……此时此刻的清王爷,竟是奇异的十分的温柔。

    和他平日里的冷淡模样大相径庭。

    原来她只是听说过清王爷待清王妃极好,连句重话都舍不得说。以前还不太相信这事儿,现下她亲眼见了,方才知道传言还算是说轻了的。

    王爷待王妃哪里是极好?那简直是到了骨子里的好。

    五皇子妃正思量着和王爷说一说王妃的病情,哪知道她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见王爷俯身而下,探手把君兰紧紧地抱在了怀里。

    “王爷,她身子弱,您——”

    五皇子妃还没说完,就见君兰双手慢慢垂下。竟是一被王爷抱住,心中放松,晕了过去。

    *

    君兰昏昏沉沉地,觉得自己应该醒来,却好似被个网给笼在了里面,挣脱不出。

    她拼命地挣扎着想要挣脱那种束缚。

    不知是不是自己的努力有了结果,感觉挣扎了有几个春秋那么久,她终于忽然睁开了双开。

    呆呆地望着帐顶许久,她又睡了过去。

    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三天上午了。明亮的阳光...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