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3.第 23 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秘书开车把禁忌之恋的狗男男送到了楼底下。

    陆渐行一路上跟陈彩斗智斗勇,急得满头是汗。停车之后他条件反射地下车, 等秘书一溜烟儿开车跑远了, 才想起来送错了——应该先送陈彩到家的。

    陈彩一脸醉态地抱着他胳膊勉强站住。

    陆渐行耐着性子问:“你家住哪儿啊?”

    陈彩一脸迷茫, “不知道。”

    陆渐行心想不管知不知道, 反正不能带他上楼。他琢磨了一下,勉强回忆起上次堵陈彩的地方,往回看了眼,“我记得你好像住我家后面。”

    陈彩:“!!”这还记得?他一个激灵,又忙继续装醉, 迷蒙着装没听见。

    “16号楼是不是?”陆渐行终于记起一点,若有所思道:“一楼那户种了不少绣球。”

    “不是啊, ”陈彩否认, “你记错了,我不住那。”

    “……那你住哪儿?”

    “不知道。”

    俩人对着沉默片刻, 陈彩一脸委屈状,低头道:“你说话不算数是不是?”

    陆渐行觉得冤枉。

    陈彩说:“其实我以前很佩服你的, 虽然对你了解不多, 但也知道你这人言出必行,我周围的人都夸你, 觉得这你这样特别有魅力。”

    陆渐行心想, 哎?是这样吗?我在采访的时候还透露过这个优点?

    他有点飘飘然, 夜色又深, 他也不太掩饰, 高兴地看向陈彩。

    陈彩却拐了弯, 叹气道:“我还以为今晚立了个功呢,别人要说那话我就不信了,但你那么说,我就一点儿都没怀疑。原来不是这样的。吴老那么喜欢你,一定是早就答应好了。”

    “这个到没有,你的确立功了,”陆渐行说:“可是……你不是有男友的吗?”

    “前男友,”陈彩纠正道,“早凉了八百遍了,他不行,硬|起来就是个小牙签。”

    陆渐行:“?!”

    原来是这样吗?

    陈彩蹭来蹭去,又浪道:“快点快点,都饿坏了。”

    俩人搂搂抱抱进电梯,刷卡进门,阿姨不在。陈彩猴急地二话不说就要把人给推倒在地上。

    陆渐行大叫:“不行!瓷砖太凉了,脏!”

    “地毯,”陈彩说,“那个软,羊毛的吧?”

    “半年没洗了,”陆渐行十分讲究,“去床上。”

    说话的功夫,陈彩已经解掉腰带把裤子踩脚下了。

    “……”陆渐行只得改口,“最起码也是沙发。”

    俩人一块转移阵地,把沙发上的七八个抱枕扔的到处都是。陆渐行这会儿喝酒后遗症上来,觉得头还是疼,考虑问题有些慢。好在身体机能没受影响,准备做足,切入正题,俩人哼哧哼哧一番交战,都有些累。

    陈彩清楚他的体力,知道只要中间稍稍休息一会儿,后面二波三波会更过瘾。但是陆渐行有个臭毛病,不爱接吻。陈彩要不是今晚酒精助兴已经按耐不住了,肯定不会这么放过他。

    沙发太窄,俩人休息的时候依旧是叠在一块。

    陈彩借酒发|情,骚气道:“今晚那人说蟹钳的时候你看我干什么,是不是因为我夹得紧?”

    陆渐行闷笑一声,问他:“那你当时还看我呢……”

    “当然是因为你够硬啊,”陈彩笑嘻嘻,扭头凑他耳边道,“你是真硬汉。”

    说什么来什么,陆渐行不经撩拨,又来状态了。

    陈彩满足地叹了口气,忙指点道:“你怎么还记不住呢,要吻我的。”

    “不吻不也行吗,我看你挺享受的,”陆渐行为难道,“我有点下不去嘴。”

    陈彩原本还笑嘻嘻地,一听这话脸色就变了。不过他擅长表情管理,在陆渐行发现之前立刻调整成了惊讶的状态。

    “为什么?”陈彩一脸好奇宝宝样,“你这个还有讲究吗?”

    “对啊,”陆渐行回答地理所当然,“这个跟谁都没问题,但接吻不一样,那个要跟喜欢的人才可以。”

    ”……哎吆,”陈彩忍不住酸溜溜道:“看把你讲究的。”

    虽然他心里也清楚现在俩人毫无关系,他自己图的也仅仅是陆渐行的肉体,可是这话从对方嘴里说出来,感觉就不太妙了。

    陈彩心情不好,原本刚刚还挺主动挺热情,这会儿干脆便往那一躺闭着眼做咸鱼状。陆渐行哼哧哼哧埋头苦干了一会儿,便发现这人不仅懒得动,连喊叫声都敷衍地起来。

    “那个,你动动行不行,”陆渐行忍不住提意见,“你这样我会失去兴趣的。”

    “随便,”陈彩在气头上,俩胳膊随意耷拉着,“反正你们这些人,失去兴趣不过是早晚的事情。你现在就当我是一娃娃。”

    陆渐行没听懂:“什么娃娃?”

    “充|气|娃娃,”陈彩道,“我是你的充|气娃娃,随便你怎么摆弄,没要求,不叽歪,省事又省心。我呢,就当你是我的电动|棒,尺寸合适电力持久,偶尔还能调个频。”

    陆渐行:“!!”电动棒?这人什么意思啊?

    陈彩道:“怎么停了啊?怎么滴,还得二次充电啊。”

    陆渐行要被气疯了。

    陈彩看他生气,心想活该,气死你。他新仇旧恨一块算,想起来当初自己不过是认错人,稀里糊涂跟他滚一块了,既没有提要求也没有过多纠缠,乖乖巧巧就走了。结果呢,还被这人当成了心机婊。

    呸!不就拿了你一百块钱吗,抠门死……哦不对,那一百块钱还给他了,上次自己把那两张五十的拍到桌子上,走的时候忘拿了!

    陈彩更觉得自己吃亏了。

    又想起上次陆渐行还说“再也不想见到你”,忍不住想可去他的吧,说不定就是一个扮猪吃老虎,占完便宜就跑的货。上次自己什么都没做就被他半夜撵出了家门,今天说不定还会被撵。

    一个坑里不能跌倒两次,这次看谁撵谁。

    陈彩心里打定主意,见陆渐行气得不行,一脸不想做了的样子,故意激将法道:“哎呀,软了啊,这个磨损率好高。一次不如一次了呢。”

    陆渐行还真是不想做了,但一听后半句话,顿时火了,什么叫磨损率高一次不如一次,这次不看你哭出来我不姓陆!

    俩人的衣服散落一地,沙发底下正好是陆渐行的领带,昨天刚从商场买的新款,限量版高贵蓝,他今天没戴过瘾珍惜的不得了,这会儿也顾不上了,伸手捞起,把陈彩的两只手拉到头顶上打了个结。

    陈彩假装不愿意,扭来扭曲,心里却想,刺激,太刺激了!就让我放纵一晚吧!

    这次俩人都鼓着劲,陆渐行原本是温柔款款型,除了不接吻之外还算顾忌别人感受,生怕给人弄伤了弄疼了,这次略带惩罚意味,又急于证明自己,顿时卯足了劲,几乎是用百米冲刺的速度跑了个马拉松。

    陈彩一开始还演戏,大喊,你要做什么,你不能这样,我是不会屈服的……等到开了个头,滋味上来便什么都不管了,扯着嗓子嗷嗷叫。

    在陆渐行听来,那应该算是自己胜利的号角。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