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二:朱明谦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番外:所爱隔山海

    朱明谦第一次见到赵长宁的时候, 他十二岁。朱明炽登基的第三年。

    那时候, 赵长宁已经是名震京师的大理寺少卿, 而他是个无宠的皇子。朱明炽留他性命的理由, 不过是因为他真的毫无威胁。而朱明炽需要对外掩饰他弑弟的名声。

    但是朱明炽却连王都懒得封给他, 好像宫里根本就没有这个人, 把他扔给两个年纪已经很大的宫婢照顾, 识字断文更是别想了。

    也许他真的忘了宫里还有这个人吧。

    好在其中一个宫婢曾伺候过文妃,还读过些书,所以能教朱明谦识字。  那时候大冬天, 他穿着一件旧棉袄,棉袄因为太旧了,又硬又重, 还有一股旧木柜的味道, 并不暖和。而且因为他这两年窜高了不少,所以还短了一截, 冷风不停地从脖子里灌进来, 他缩了缩脖子, 靠着

    昨晚剩下的汤饭吃饱了肚子不饿, 肚子不饿他便不冷,就这么站在宫门口看雪。

    紫禁城每年冬天都下这么大的雪, 这么大, 大如席一般纷纷扬扬从天铺下, 将紫禁城淹没。他看着高而巍峨的宫宇,看着偶尔从宫门口经过的轿子, 他在想,那里面都是什么人呢,为什么他们就是华服盛

    食,仆婢簇拥,而他却什么都没有,甚至也出不去。

    他望向太极殿的方向,那里听说是皇兄议政的地方。

    他只见过他一次,宫变那一晚,皇兄的侍卫把他从角落里拎出来,他冻得瑟瑟发抖,皇兄的眼神只漠然地从他身上扫了一眼。

    是的,那个眼神甚至没有一丝波动,他在看个无关紧要的蝼蚁,他只是说:“这个留着吧。”然后朱明谦就这样逃过了一死。

    他想走出去一点,想看看夹道外面是什么,他以前想过,但是他的宫门口有人把守,他根本就出不去。

    但是今天雪太大了,把守的人迟迟没有来。

    他犹豫了一下,走出了宫门一步。

    实际上在无数次的回想中,他一直在想,如果他不走出这一步的话,可能这辈子真的就是这样,遇不到这个人,遇不到后面的事。但也或许,就算他不走出这一步,他也注定会通过很多种方法,和这

    个人遇到。

    其实朱明谦并没有走太远,很快守卫的侍卫就回来了,朱明谦已经走到了夹道外,看到他们拔腿就往宫里跑,侍卫很快就追上来把他按住,恶狠狠地问:“谁准你出去的?”

    对于皇帝来说,这个弟弟活得好不好不重要,但是活着乖巧很重要。

    侍卫们很恐慌,如果他们晚来一步,很有可能这小子就跑出去了。于是把他按在石台上后,两个人拳打脚踢地揍他,还恶狠狠地道:“别以为你是什么皇子王爷,要是再敢乱跑,就打断你的腿!”  朱明谦的脸抵着冰凉的石台,生生忍着侍卫的拳打脚踢。他的脸上遭了一拳,立刻眼眶乌青,脑袋里嗡地一声,里头两个嬷嬷很快听到动静冲了出来,见他被打就急道:“两位爷行行好,快不要打他了

    ,打坏了怎么办啊,快不要打了!”

    她们心里清楚,皇帝不会管他的,太医也不会请的。朱明熙伤重了就是死。

    因为声音挺大的,路过的人被惊动了。有人跨进门来:“何人在此打人?”  朱明谦混沌地抬起头,他看到大雪纷扬,那人穿着官袍,披着斗篷,只看得玉雕一般精致又清丽的脸,瘦削的身影,身后跟着侍卫。他只晃了一眼但是没大看清楚,但是按着他的侍卫放开了手,他们

    对着这个人恭敬道:“赵大人,是皇子乱跑,小的才略施惩戒……”因为一直没有封地,下头的人只敢称他为皇子。

    那个人听到这里蹙眉,说道:“皇子岂是随便能打的?便是再落魄,那也是皇子!”他几步走到他面前来,伸手将他的头抬起来。

    这样他才完整的,将那张脸尽收眼底。

    面若中秋之月,色如春晓之花。眉如墨画,瞳如琉璃。只是肤色太冷,如霜胜雪,白白将单薄的唇瓣衬得春杏一般的淡粉色。

    “你是五皇子?”他的声音稍微放柔了一些,“别怕,我是大理寺少卿赵长宁,你伤得重不重?”

    当时他想,这世间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男子。

    他伤得不重。

    但这人还是叫身后的人去给他请太医,才告诉他:“不要怕,你毕竟是皇子。”顿了顿,“你不要让别人欺负你。”

    等太医来了之后,他就离开了。

    朱明谦望着他离开的方向,直到大雪渐渐将他和他侍从的背影淹没。

    太医只给他留下点膏药就离开了,侍卫走后,两个嬷嬷才敢上来给他擦药。声音发抖地说:“您不要去外面了,您小心下次被打死了。”

    朱明谦没有说话,他想着赵长宁说的话。

    他是皇子,都该那些人来怕他,而不是他怕他们。  他时常坐在门口看,但是他却不来了。他是大理寺少卿,怎么可能常来宫里转呢。朱明谦听很多人说起赵大人为民伸冤,治理水患的事,是个清官。就连当初赵大人是□□,皇上都因为看在这个的面子

    上饶恕了他。

    朱明谦静心读书,不再到门口看了。

    到了一个月后,太后的寿辰,朱明谦一大早被收整好,带着去给太后请安,他给太后背了整本的《金刚经》,自从皇帝夺位后,太后便开始信佛,听到这孩子竟然能背下这么枯燥的经文,一时喜欢,

    拉到身边问长问短。

    知道他过得不好,又专门叫自己身边的嬷嬷去他宫里看看。平日里朱明谦不怎么说话,但是在太后这里却像变了个人,时常侍奉太后,讨好太后。

    皇帝忙着前朝无暇顾及太后,本身子嗣单薄,太后难免对朱明谦注意了一些。

    等朱明炽注意到的时候,这个皇弟已经时常在太后身边出没,出入也有了小太监跟着,每次看到他的时候,会谦卑而恭敬地喊一声皇兄。

    实际上朱明炽并没有把他放在眼里,既然能讨得太后欢心,干脆就把他放在太后的身边陪太后吧,他还另外赏赐了朱明谦一个聪明的主事太监李宝山。

    而这时候,即便朱明谦地位仍然不高,却也没有宫人敢给他脸色看了。

    朱明谦并没有因此而放松,他时常坐在阁楼上读书,身边有个李宝山能跟他说上话了。“你看这下面有什么?”他问李宝山。

    李宝山答道:“房子,”顿了一顿,“再不就是人呗。”

    这处能看到百官进朝,自汉白玉台阶两侧,文武官员次第入殿。

    朱明谦就笑了笑,他总是能看到那个人,他走在文官的前列,神色淡然平整。

    对于长大一些的朱明谦来说,赵长宁留下的印象其实很快就淡了,他在黑暗和孤独中思考,自己想要什么,怎么去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越想得多,就越发淡忘了赵长宁。

    但他每次看到百官入朝,还是不由自主地找他的身影,像是一个习惯。

    再过两年,太后亲自请皇帝给他定了封地,朱明炽应付太后,圈了蜀地眉州给他做封地,便称为眉州王。虽然封地偏远,远在蜀地,但好歹是有了正经的封号。他时常去给朱明炽请安,提到自己想多

    学些东西的事。

    “……到了蜀地也可以帮皇兄排忧解难。”朱明谦恭敬地道。

    朱明炽搁下笔看着他,朱明谦瞬间就背心一冷,笑道:“自然,弟弟愚笨,也学不得什么精深的东西,学一学骑射就好了。”

    对于朱明炽来说,他不怕朱明谦学什么骑射,十四岁才开始学这些,早过了打底子的时候。但是何必学呢,留着不杀,还给封地,不过是太后央求的而已。

    “学得不多,想的倒多。回去好好侍奉太后吧。”皇兄淡淡道。

    朱明谦没得到圣旨,他回来之后其实忐忑了好几天,也不再去朱明炽面前露脸,直到那天太后让他给朱明炽送补汤过去,他到了乾清宫,发现隔扇紧闭,门口站着的是皇兄的贴身刘太监。

    刘太监淡淡道:“皇上现在不能见您,您把东西放隔间吧。”

    他点头笑着应了,走到隔间,突然听到隐隐的喘-息声。

    他没有听错的,就是那种声音,他以前曾经撞见过宫女和侍卫厮混。

    但这个声音更加的勾人,带着一点点沙哑,可能还有一点点痛楚,听得人立刻腹中起一丝热来。

    “呜……混账!朱明炽……”

    “混账?哪里混账了?你今日在朝堂上这么反对朕,朕量着你要面子……都忍了你的!”然后那声音更加重的一声呻-吟,疼痛愉悦混杂。

    朱明谦面色微变,他听出了这是谁的声音,他不会记错的。

    等到他放下东西,回过头看乾清宫的时候,实在是说不清楚,心里究竟是个什么感受。

    他和朱明炽……

    大理寺少卿赵大人竟然以色侍君?

    朱明谦飞快地走了,他不想更深地想这件事。

    但是这天晚上,他仍然梦到这个呻-吟,醒来之后便发现了梦遗。

    伺候他的嬷嬷很惊讶,问他要不要宫女伺候。他现在多少是个王了。

    朱明谦摇头拒绝了,他不大想要那些宫女,他想要……

    不,他并不能想要。他能做的只是当成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朱明炽即位第五年,赵长宁擢升了大理寺卿。

    朱明谦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在雕一个白玉的宫殿,那是送给太后的寿礼。

    但是寿礼还没有送到太后手上,就出了大事。

    前太子朱明熙竟然并未真死,反而谋反成功,聚集了大批将领。

    他利用假情报将朱明炽引入开平卫,然后在开平卫围杀了他,随后常远将军占领皇城,前太子即位。宣诏自己才是顺位天子,朱明炽用了阴毒手段,才落得尸骨无全的下场。

    不过短短一个月,皇城到处是死人,血将护城河都染红了。

    太后听说儿子死了,当晚就在寿康宫投缳自尽了。

    听说这个消息之后,朱明谦沉默了一下,然后把雕好的玉宫宇砸了,叮嘱李宝山:“……无论藏到哪里都行,不能让别人看到。”

    李宝山早吓得屁滚尿流,连夜挖坑埋在院子花坛里。

    不受宠的好处大概就是,清算的时候也轮不到他。

    朱明熙听说朱明炽才给他一个眉州做封地,就笑了起来:“……杀他干什么,带来见朕!”

    朱明谦见到朱明熙,早就不是当初温润的太子了。

    他被带入乾清宫,看到赵长宁站在太子身边。但他的表情非常的冷漠,朱明熙亲昵地跟他说话,他一句也不回。

    朱明谦一边恭敬地讲述朱明炽怎么对他不好,当然,绝大部分也没冤枉朱明炽的,一边不动声色地讨好朱明熙。朱明熙明显龙心大悦,笑道:“正好,朕这宁夏无人守着,便封给你吧。”

    就这么一句话的功夫,朱明谦从眉州王变成了宁王。边陲重王。

    但这并不是什么好事,因为宁夏今年已经乱了三次,也死了三个宁夏总兵。朱明熙这是给自己一个火盆,让他往里面跳。

    但他不能拒绝,因为朱明谦能明显感觉到,其实朱明熙的心情是极度恶劣的。也许他一句拒绝,可能脑袋不保。

    他只能谢主隆恩,然后告退。但还没有走到门口,就听到朱明熙突然冷冷道:“你再找个样子给朕看,朕便让天下人知道你的事!”

    他知道说的不是他,而且他应该走快一点,赶紧离开。但是他却慢下了脚步,听到赵长宁冰冷道:“我就这个样子,陛下看不惯杀了我吧。”

    朱明谦深深叹气,他何必这么傲骨呢。

    但好像不这样,也就不是他了。

    然后,他听到重物落地,赵长宁的疾呼,突然说:“不要……”声音尽数被淹没。

    朱明谦站在门口,脚如同灌了铅一样重,他知道后面在发生什么。

    这样的美人,她好像一个战利品,属于胜利者的禁果。

    想要得到,就要成为那个位高权重的人。因为只有这个位置才有资格为所欲为。

    朱明谦第二天,被朱明熙派去给赵长宁送东西,自然是赏赐,成堆成堆的赏赐。

    赵长宁穿着一件雪白的单衣,半躺在罗汉床上,冷淡地看着他:“你来干什么?”似乎还记得他昨天那样讨好朱明熙,却换来一条死路,他嗤笑:“还不赶快去宁夏赴任?”

    “我也是无可奈何,你知道的。”朱明谦说,“不然我这样的,谁都能砍我两刀,我怎么能活得下来。”

    他说着给赵长宁递药碗。

    赵长宁没有接,只是淡淡问他:“你看到了昨天的事?”

    朱明谦道:“你不喜欢可以不谈,我看不看到不要紧,反正我也要走了,而且没有人听我说这些。”

    赵长宁怔了一怔。

    “你的药要凉了。”他提醒道。

    “其实你去宁夏是件好事。”赵长宁叹了口气,“虽然危险,但是险中求胜的机会大。你学过兵法吗?”

    朱明谦说:“看过,很多地方不懂。”

    当然了,文化水平是个半吊子,能完全看懂就奇怪了。

    “他……知道你看兵书?”赵长宁又问。

    这个他指的应该是朱明炽了,朱明谦道:“不知道,不然早把我杀了,我让嬷嬷给我缝在被褥里,没有人发现。”

    赵长宁露出一丝微笑:“你倒是聪明。”他们朱家这三兄弟,都很聪明,原来她以为最聪明的是朱明炽,现在却觉得这个五皇子也很聪明。

    朱明谦看到他突然沉思了一下,然后说:“你帮我一个忙,我教你兵法,如何?”

    朱明谦下意识地问:“什么忙?”

    赵长宁对着他招招手,然后朱明谦凑过去,赵长宁就在他耳边说:“杀了朱明熙。”

    朱明谦有点惊愕,因为赵长宁以前是□□,他就算再恨朱明熙,也不应该恨到这个地步。当时他不知道为什么,但是这个对于他来说不重要。

    “我也许办不到。”他老实说,“我还挺惜命的。”

    赵长宁就笑了笑:“你这么回答,我必然要教你了。”惜命的人,才是最好的。

    朱明谦还想问他怎么教自己,但赵长宁其实直接就向朱明熙请示了,很简单,朱明谦就是去打仗了,不会兵法说不过去。

    朱明谦第一天去学的时候,赵长宁让他给自己上香磕头,还要喊老师。

    朱明谦不是不愿意,他只是惊讶,教兵法怎么这么多规矩?

    但是赵长宁却很严肃:“我师门严整,你必须成了我的学生,我才能教你。”

    好吧,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不就是磕头嘛。

    朱明谦不是很在意这种小事。磕头奉茶喊老师,赵长宁教他兵法。

    朱明谦一学才发现,赵长宁厉害是真,此人绝顶聪明,不过是不擅心机而已。而且这些兵法,不知是谁传授与他,说来简直闻所未闻,刁钻古怪。

    不仅讲兵法,还讲天文地理,顺便他有兴致的时候,给他讲讲四书五经。

    毕竟是当年的探花郎。

    这段时光,是朱明谦一生中最温暖的时光。赵长宁也许不是个好老师,他稍有愚钝老师就甩脸不高兴,觉得他笨。但敲着他的脑袋也会给他重讲。

    或者来了诗兴,临场做诗,非要他点评。光说好不够,要能说出哪里好才能放人。

    朱明谦不由自主地就追着他,实际上那个时候他已经察觉到了老师那方面的古怪,这也解答了他的疑惑,总不能接连两个皇帝都是好龙阳吧。

    但对他来说,这个不重要。

    他这一辈子,没跟别人建立过这么亲密的关系。爹妈早死了,两个哥哥一个赛一个无情冷酷,希望他早点死,唯有老师算是真正的老师,有那么一丝温情的东西在。

    端午节那天,老师送他一盘粽子,笑眯眯地说:“这是我包的咸蛋腊肉棕。”

    原来是她包的,难怪歪歪扭扭,其丑无比呢。

    朱明谦很捧场,笑道:“一看就好吃。”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