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案·窥浴之眼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羞耻的本质并不是我们个人的错误,而是被他人看见的耻辱。

    ——米兰·昆德拉

    1

    “秦科长,”大宝气喘吁吁地跑进屋里,“我都忘记了,今天是我奶奶的忌日,我要赶回老家青乡去为她下葬。”

    一大早,我打开电脑,翻看着以前参与侦破命案的尸检照片,打算在里面挑选一些,给警校的学生们做一堂法医讲座。眼睛盯着显示屏,脑子里却不由自主地翻滚着“十一根手指”的案件。过去的两周里,侦查部门围绕着死者方将的社会关系进行了层层排查,对他在省城龙番市住宿、吃饭、工作的地点周围也进行了全方位的调查,可是十多天时间居然没有摸上来一条线索。另外一方面,第十一根手指的DNA在数据库里不断滚动,系统比对、人工比对进行了好几轮,却依然一无所获。手指主人的身份到现在也没有浮出水面,手指主人的尸体也一直没有被发现。

    该案因推断方将系6月3日被杀害,故被命名为“六三专案”。虽然专案指挥部依旧存在,专案核心依旧在运作,但是不少民警明显已经出现了畏难心理,都想守株待兔,等到发现新的情况,再往下推进案件的侦办工作。

    我只是个法医,在命案中能做的工作已经做完了,侦查方面的工作我也实在提不出什么好的建议。按道理说,前期工作开展得不错,已经很细致了,也应该有一些线索了,可是为什么到现在,我们警方还是一无所知呢?难道我们遗漏了什么吗?

    大宝见我双目呆滞,没有回答他的问题,敲了敲台面:“喂,听得见吗?我奶奶的忌日,我要赶回去下葬。”

    我恍若从梦中惊醒:“啊?哦!对不起,你节哀。”

    大宝说:“嗯,不用节了,节了一年的哀了,法医还能看不透生死吗?”

    “一年?哀?忌日?下葬?”我清醒过来,“我怎么就听不懂你说的话呢?你奶奶一年前就去世了,现在才下葬?”

    “是啊,怎么了?”大宝一脸疑惑,“有什么好奇怪的?我们那儿的风俗就是去世火化后一整年,才把骨灰盒安葬到墓地里。”

    “哦。”我点点头,“我说呢,风俗不同,我们那边老人去世后,火化了马上就要安葬。”

    “那我去了啊。”大宝整理着背包,自言自语道,“做法医,得多懂一些风俗。”

    “我送你去车站,顺便也去龙番市局专案组看看十一指的案件有没有什么线索。”我说。

    大宝连忙推辞:“那个……不用不用,现在车辆管理好严的,我打车。”

    我笑着扬了扬手中的电动自行车钥匙,说:“私车私用,试试我的敞篷小跑。”

    当我们俩同时跨上电动自行车的那一刹,电动车的车胎“嘭”的一声,爆了。

    我跳下车,看了看瘪下的车胎,下意识地捏了捏自己的肚腩:“咱们这老出差、吃百家饭的人,确实不太适合开敞篷小跑。”

    大宝则在一旁笑得前仰后合。我瞪了他一眼:“你奶奶的忌日,还笑,败家玩意儿。”

    一辆警车突然开到我们的身边,副驾驶座上的林涛朝我们挥手:“说你们怎么不在办公室呢,有活儿了,快走。”

    “什么案子?”我艰难地把电动车挪到车棚,“这么急?我内裤都没带。”

    “青乡市,死了俩女孩,刚发现。”林涛说,“指挥中心刚指令我们赶过去。”

    “青乡?”大宝眼睛一亮,“看来我又省了几十块钱大巴车票了。”

    “省公安厅物证鉴定管理处,我市郊区一黑煤窑女工浴室内,今晨有人发现两具女性死者尸体。经技术人员初步判断,为他杀。因此案死亡两人,社会影响较大,加之现场遭破坏,案件难度较大,故邀请省厅技术专家来青,指导破案。请支持为盼。青乡市公安局刑警支队。6月29日。”

    林涛在摇晃的车厢中,一字不落地念完了他刚刚收到的加急内部传真件,“请法医科、痕迹检验科立即派员支持,火速赶往现场。张晓溪。你们看,张处长第一时间批示了,所以我就急着找你们了,好在你们没跑远。”

    “浴室?女工?”大宝盯着警车的顶篷,说,“我上次看到一则新闻,俩闺密在浴室里因互嘲对方胸部,反目成仇,大打出手。这不会也是类似的吧?自产自销①[①·自产自销是警方内部常用的俚语,意思就是杀完人,然后自杀。

    ]?”

    我没有理睬大宝的臆测,闭上眼睛想利用一下路途时间补个觉。每次有破不掉的疑案,总会影响我的睡眠。这可能就是我工作七年,却像老了十几岁的原因吧。

    在蒙眬中,我感觉到车子下了高速,急忙用力睁开实在不想睁开的双眼。早已候在收费站的青乡市公安局刑警支队陈支队长身形敏捷地钻进了我们的车子,不客气地拍拍我的肩膀说:“走,我带路,顺便给你们说说这个故事。”

    陈支队长很年轻,很帅,很健谈,是我们省最年轻有为的刑警支队长。

    青乡市是在煤炭上建设的一座城市,这样说一点儿也不夸张。整个青乡市百分之九十的税收来自于煤炭行业,甚至全市的标志性地名都是“一矿”“二矿”“三矿”。即便是矿区,中心地带也像是市中心一样繁华,靠煤生存的人们祖祖辈辈生活在那里。

    “出了这个案子我才知道,”陈支队长一脸神秘,“煤炭业居然还有很多边缘产业,比如说这起案件的事发地点是一个物业公司。”

    这个“比如”让大宝大失所望,说:“那个……物业公司哪儿没有啊?小区里有物业,公司里有物业,市场上有物业,现在大学,甚至公安局里都有物业公司的身影了。”

    陈支队长神秘一笑:“可是煤炭行业的物业公司就有门道了。”

    听了陈支队长的介绍,我们都大吃一惊。

    煤炭行业的物业公司,其实是个挂羊头卖狗肉的行业。他们的主要职责是在一座煤山被运走之后,下一座煤山还没有堆起来之前,把之前一座煤山底部和地面泥巴相结合的“垃圾”清理走。这里的垃圾两个字,我加了引号。

    这些“垃圾”行话称之为“煤泥”。煤泥被物业公司清理掉以后,并没有被抛弃,而是运到一个距离拉煤的火车站点较近的荒郊野外堆放、储存起来。那么,煤泥有什么作用呢?物业公司会联络一些倒卖煤炭的中间人,把半火车皮的煤泥和一火车皮的煤进行混合,这样很容易就把一火车皮的煤,“变”成了一点五火车皮的煤。倒卖中间人和物业公司共同从中获利。

    虽然进行了混合,但是因为煤泥里也含有煤,而且颜色性质相仿,虽然这种煤的可利用度大大降低,但很难被买主识别、发现。所以,这种煤泥生意很快成了一种走俏的地下行业。

    物业公司的老总和矿厂的党委书记之间一般都有一些千丝万缕的关系。既然物业公司表面上费时费力从矿厂清理走“垃圾”,所以矿厂每年都会支付给物业公司一笔物业管理费。仅仅是这笔物业管理费,养活整个物业公司的老老少少已无问题。所以,物业公司的老总就做起了对方倒贴本的生意来。

    “你们猜猜,这个物业公司一年的纯利润有多少?”陈支队长问。

    “一百万?”我大胆地猜道。

    “五百万!”林涛比我有出息多了。

    陈支队长摇了摇头,说:“两千万。”

    “两……两……两千万?”大宝一激动就结巴,“这可都是黑钱啊!”

    “物业公司储存煤泥的地方一般都会选择一些非常隐蔽的地点。”陈支队长说,“公司附近的村民也都知道在物业公司里干活能挣钱,所以也争相托关系、找熟人,削尖了脑袋要进公司。公司要壮劳力,能找得到当地最强壮的男人;公司要会计,能找得到当地最猴精的会计;他们要公关,能找得到当地最漂亮的女孩。”

    “有多少有钱人,是靠黑心财起家的?”我叹道。

    “在中国,有不发黑心财起家的企业家吗?”林涛说。

    “太偏激,太偏激。”我不同意林涛的观点。

    “那个……”大宝说,“这些黑心物业公司,没人管吗?”

    “我觉得发了这个案子后,有关部门会重视一些吧。”陈支队长说,“不仅如此,他们还雇用童工。这起案件里死亡的两名漂亮女孩,都不满十六周岁。”

    “不满十六岁?”林涛说,“不用上学啊?”

    “要那么小的女孩做什么?”大宝问,“这活儿得靠大老爷们儿有力气的才行啊。”

    “公关。”陈支队长说,“公关懂吗?那种公关。”

    看着林涛和大宝迷惑的眼神,我深叹自己要是也像他们那样纯情,该有多好。我打断陈支队长的话,说:“到现在,还没和我们说说案件的基本情况呢。”

    “啊,对。”陈支队长拍了下脑袋说:“案件发案是这样的。”

    6月25日到28日,青城物业公司因为暂无业务,全公司放假四天。因为放假时间较长,所以基本上所有的职员都离开这地处荒郊野外的公司,乘班车各回各家去了。只有黄蓉和谢林淼这两名不满十六岁的少女,因为想留在公司上免费互联网,就没有回家。值班保安见她们两人互有照应,又能自愿充当值班人员,所以也就溜回了家。

    今天天蒙蒙亮,家住得比较近的保安刘杰就骑着摩托车先来到了公司。

    停下摩托车,在保安室里吃早点的时候,他仿佛听见了在这寂静的山洼洼里传来“哗哗”的水声。不出意外,这是浴室传来的淋浴声。

    青乡物业公司,除了那一幢设施还比较先进的公司主楼以外,其他的设置,包括宿舍、浴室、厕所、仓库都破旧不堪。女工浴室就位于公司大院的一角,红砖平房,老式磨砂玻璃窗。公司的这群老光棍,最喜闻乐见的事情,就是听女工浴室内的人洗澡。因为,那扇老式的浴室窗户,根本就遮挡不住窗外色眯眯的眼睛。

    保安刘杰看了看保安室里墙上的挂钟,才六点多一点儿,距工人们来上班还有两个多小时的时间,这个时候去偷看,可以用一个成语来诠释,叫什么来着?对了,酣畅淋漓!

    走近浴室,刘杰看见了浴室里橘黄色的灯光亮着,却没有看见本应该看见的、婀娜多姿的少女的身影映在窗户上。离浴室还有几米的距离时,他就觉得自己的凉鞋一脚踩进了水里。

    “怎么?怎么浴室的水都从门缝漏出来了?”大宝着急地问。

    陈支队长点点头,说:“是的。”

    “浴室的门,是关好的吗?”我问,“死者是死在浴室里吧?”

    “是关好的。老式的门锁,从外面要用钥匙开,从里面可以直接扭开。”陈支队长点点头,说,“不过这个门锁已经脱落了,应该是被人用脚踹开的。保安说门是关着的,他没碰门,所以不知道门其实只是虚掩着。”

    “我怎么感觉是厂内的人杀人呢?”大宝说,“偷窥引发强奸杀人。”

    “那公司大院没有院门?”我问。

    陈支队长摇了摇头,说:“公司大院的院门从来不关。因为公司主楼有防盗门禁系统,主楼外就没什么值钱的东西了,所以只要防住了主楼就可以了。”

    “等等,等等。”林涛说,“就没有人像我一样,想不通为什么保安没推门进去,就知道里面死了人呢?”

    “保安说,”陈支队长说,“他一脚踩进了水里,正在纳闷浴室的水怎么会多到溢出门外呢,低头一看,发现自己凉鞋里的白袜竟然有些发红。蹲下来仔细一看,这哪是水,这明明是血水!所以他就报案了。”

    2

    “能不能做个实验,看一看水龙头要开几天,水才会继续到门外来?”大宝问。

    打开浴室门,一股血腥味扑鼻而来。为了让水流不再继续破坏现场,指挥部已经差人关闭了物业公司的自来水总阀门,水龙头不再喷水了。但是在这炎热的天气下,浴室内密不透风,温水源源不断地喷了那么久,即便已经关闭水龙头几个小时了,室内的温度还是较室外高出几度。在温湿的环境中,尸体腐败加速,我们一进门,夹杂着腐败气味和血腥味的空气便刺激着我们的嗅觉神经。

    “在这种环境下,想通过尸体温度和腐败程度判断死亡时间是不可能了吧?”林涛问。

    几个地漏在同时排水,但地面还有一些积水。我们摆好现场勘查踏板,走独木桥一样向尸体所在的位置靠近。

    两具尸体相距甚远。黄色头发的女孩尸体俯卧在离浴室大门两米的地面上,赤身裸体;而黑色头发的女孩蜷缩在浴室最内的一角,侧卧,面向地面,赤身裸体。两人的头面部都被淡红色的血水和头发覆盖,看不清眉目。

    “尸体腐败程度和空气环境的关系太大了。”我一边翻开尸体的眼睑,摁压尸体的背部皮肤,一边感叹道,“死者的小腹部已经出现了尸绿,并且向上腹部扩散,这是肠道开始腐败的征象,一般这个季节,是要三天以上的。但是尸体的角膜呈云雾状,半透明,还可以看得见瞳孔,这是死亡四十八小时之内的征象。尸斑基本稳定了,指压不褪色,说明是死亡二十四小时以上。”

    “那怎么办?”林涛说。

    “在这种环境下,还是角膜混浊程度和尸斑的状况更贴近真实死亡时间。至于内脏腐败,温湿环境下加快一些很正常。”我说。

    林涛仰头看了看浴室顶上闪烁的防水灯,说:“灯亮着,死亡二十四小时以上,四十八小时以内,那么说明她们是前天晚上遇害的。”

    我点了点头。

    “尸体会说话。”大宝高兴地说,“咱不用往浴室里注水做实验了,不环保。”

    “我们来的时候,看见这两个水龙头在喷水。”侦查员皱着眉头,指着浴室最内侧的两个水龙头说。显然,他快受不了这浴室里的气息了。

    “你们来的时候,水位有多高?”我问。

    “基本淹没了尸体的三分之二。”侦查员说。

    我叹了口气:“如果是强奸案件,提取到生物检材的概率也很小了。”

    “为啥?”林涛问。

    “精液是水溶性的。”我说。

    “那是不是强奸案件也没法知道了?”侦查员问。

    我摇摇头,说:“别急,大宝刚才不是说了吗?尸体会说话。”

    血液被水扩散到了浴室地面的所有角落,想通过现场血迹分布来进行现场重建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就连放在浴室门口角落的木凳上的死者的衣服都有些湿润。这样的现场,法医要做的就是进行一些尸表检验,及时和痕迹检验人员沟通,以期待发现线索。

    我让大宝沿勘查踏板到角落里的女孩尸体边,我自己则走到大门口的女孩尸体边进行检验。

    “谁动了尸体?”我叫道。

    “没有啊。”负责现场保护的民警一脸委屈,“我们来的时候她就趴那儿的。而且你看,她枕部受伤,正好趴着摔倒嘛。”

    女孩的后枕部有几处挫裂创①[①·挫裂创指的是钝性暴力作用于人体时,骨骼挤压软组织,导致皮肤、软组织撕裂而形成的创口。一般在头部比较多见。

    ],边缘不整齐,创腔内组织间桥很明显。绽开的头皮露出了白色的颅骨,创口边缘黑黄相间的头皮下组织触目惊心。创口附近没有血迹。

    “刚才他们说了,水位只到达了尸体平躺面的三分之二。如果她是俯卧的,后脑勺的血迹为什么被冲刷干净了?连附近头发上都没有黏附明显的血迹,”我说,“而且尸体的尸斑位于背部,这是死者死后仰卧了二十四小时以上,尸斑才会固定在背部。”

    “是啊,这样的情况,一般都是死后二十四小时以上,再翻转尸体的现象。”大宝的声音从远处角落里传来,带着些许回音。

    “可是……可是确实没有人能进来动尸体啊。”民警说,“我一直都在外面看着的,厕所都没上。”

    我笑了笑,说:“别紧张,不是说你失职。死者27日晚间死亡,在28日晚间至今天你们来之前,可能有人来这里动了尸体。”

    民警眨巴眨巴眼睛,没反应过来。

    大宝的声音又从角落里传出:“哎,你说会不会是刘杰前天晚上杀了人,今天早晨来了以后,出于某种目的,翻转了一下尸体以后再报的案?”

    “有可能有可能,这种贼喊抓贼的事情多了去了。”民警连忙接上话茬儿。

    “可是他出于哪一种目的呢?”我说,“这是在暴露他自己啊。”

    “你们还别说,”一直在沉默地刷门的林涛,停下了手中的工作,说,“大宝说的还真有可能。”

    “哦?”我有些许兴奋,站起身来,向林涛走去。猛地起身,我突然有些晕厥,在勘查踏板上扭曲了两下,努力维持着平衡。

    “是这样的,”林涛见我的姿势有些滑稽,笑着说,“这个门外面是暗锁,里面有一个把手、一个插销,可惜都上锈了。因为载体差,所以很难留下指纹。”

    “不对,”我沿着踏板走到林涛身边,说,“凶手如果从外面把门虚掩上,应该接触的是门的侧面,因为外面没有把手。”

    “所以我就重点刷了刷门的侧面,”林涛点头说,“可是这个破门,条件也很差,有一些可疑的纹线都没有比对价值,但我倒是在插销上发现了一个残缺的指纹。”

    我眯着眼睛看插销。

    林涛对身后的技术员说:“刘杰的指纹样本采集了吗?”

    技术员点点头,从随身的包里拿出一张指纹卡。侦办命案的时候,遇见人就先采集指纹,这种意识已经在技术员们的脑海里根深蒂固了。

    林涛把刚才拍摄指纹的相机打开,放大了指纹,和指纹卡进行比对。

    “指纹就是好,”我羡慕地说,“不像DNA,做个比对要好几个小时。指纹比对,分分钟的事情。”

    “是他。”林涛没有答我的话,但是他冒出的这句话让在场所有的民警雀跃。

    “狗日的,”主办侦查员说,“我就看他不像个好东西,还忽悠我们。他还信誓旦旦地告诉我们说他动都没动浴室门。没动浴室门怎么会在门上留下他的指纹?”

    “证据确凿,”我说,“门上有他的指纹,他可能动过尸体,可是他都不承认,你们先去审讯吧。注意一点,就是要搞清楚他为什么杀人,今天早上为什么又要动尸体。”

    主办侦查员点点头,信心满满地离开。

    “有的时候,命案的侦破就是一枚指纹的事情。另外,我觉得,我们俩是不是要陪大宝一起去参加一下他奶奶的葬礼?”我问林涛。

    林涛点头。

    “不用了吧?”大宝说,“尸体还要检验的,不管案子破没破,命案的尸体都要检验的。”

    “我知道,不用你教。”我笑着说,“尸体现在要运回殡仪馆阴干。全身都是水就开始检验,弄不好就会遗失掉尸体上的痕迹。”

    “是啊是啊,”林涛说,“尸体还是要在妥善时机检验比较好,这个案子,我还是觉得证据有些不扎实。”

    “没事儿,你的任务圆满完成,剩下的,就是我们法医的事情了。”我自信地拍了拍林涛的肩膀。

    “嘿!嘿!”林涛闪躲开,“别戴着手套就拍啊,我这衬衫老贵了。”

    我和大宝小心翼翼地帮助殡仪馆的工作人员把两具湿漉漉的尸体装进裹尸袋运走,我们三人也乘车赶往殡仪馆,去参加大宝奶奶的葬礼。

    北方地区的风俗真是不少,作为长孙的大宝因为迟到,被他的父母狠狠地批了一顿后,满脸委屈地在腰间缠上了白色的麻布。仪式在大宝赶到后正式开始,经历了放鞭炮、哭丧、叩拜、上祭后,已经过去了一个多小时。随后,主持人又抛甩了上祭的水果,大家一拥而上抢夺着,抢到的人赶紧把水果往嘴里塞。

    “传说高寿老人的祭品吃了可以延年益寿。”大宝悄悄对我说。

    我摇了摇头:“那不对,给老人在天之灵的供品,怎么可以拿回来自己吃?”

    “你不懂,这是我们这儿的风俗。”大宝说,“一会儿还要用柳枝清扫骨灰盒,然后就可以安葬了。”

    于是,又过去了一个多小时。

    葬礼结束后,我们乘车返回专案组等待审讯的结果。

    “你们受累了。”大宝脸上有一丝内疚,“我们青乡这个地方,位于四省交界处,受不同文化氛围的熏陶,有各式各样的风俗习惯。本来吧,每个村子的风俗习惯都不同,但时间一长,为了不得罪神灵,我们这儿的人把所有的风俗习惯都吸纳了,来了个综合版。”

    “别乱说,小心得罪神灵。”林涛一本正经。

    “其实我对这个风俗习惯倒是蛮感兴趣的,”我说,“你说说都有哪些匪夷所思的。”

    “那就多了去了。匪夷所思的,嗯,比方说哈,我们青乡北边一个县,如果小孩夭折,得把孩子的尸体放在一个岔路口放三天;南边的县则不能让死人见阳光,所以死亡后会用白布把尸体的头包裹起来。再比如说,有些地方人死了后,要往嘴里放个硬币;哦,还有的地方得用泥巴把死人的脸抹上。咱们这边,人死了后应该穿几层寿衣,寿衣是什么布料都很有讲究呢。”

    “这都是些什么风俗习惯啊,简直就是封建迷信跳大神啊。”我说。

    “别乱说,别乱说。”林涛慌忙说道。

    说话间,车开进了青乡市公安局大门。

    我们一推门走进专案组,就感觉到了气氛的凝重。所有的领导、民警都眉头紧皱,抽烟的、喝茶的、看材料的、发呆的,都一声不吭。但陈支队长说出了和气氛相左的话,他说:“刘杰交代了。”

    “耶!”我和大宝击了下掌。

    “他交代了猥亵尸体的行为,”陈支队长说,“但是否认杀了人。”

    “测谎结果,也是排除了他杀人的可能性。”刑科所张所长说。

    “可是他解释不了进入现场、翻动尸体的行为吧?”转折太快,我有些眩晕。

    “解释得了。”陈支队长说,“今天早晨,他上班后,听见浴室水声,就到了浴室准备偷窥,但发现门是虚掩的。他进入浴室后被吓了一跳,但是很快恐惧就被色心取代了,于是他首先是去把浴室门从里面插上,怕被早来的职工发现,这时候他留下了在插销上的指纹。然后他去猥亵了尸体。因为怕我们在尸体上发现他的指纹,他临走前把尸体的正面翻到了水里。”

    “那么重的腐败味儿,亏他还有那心思。”大宝做恶心状。

    “你得理解一个老光棍。”一个侦查员想活跃一下气氛,被陈支队长瞪了一眼,咽回话去。

    “可是,他说的是实话吗?”林涛说,“测谎只能参考,不能作为定案或排除的依据啊。”

    “你们确定了6月27日晚间凶手作案的。”陈支队长说,“我们在抓刘杰的时候,就派出去一个组,对他进行了外围调查。6月27日一整夜,刘杰都在青乡市一线天网吧里上网。从27日下午五点至28日上午十点,有监控录像做证。28日中午开始,刘杰就在家里睡觉,他的家人和邻居可以证实。他确实没有作案时间。”

    “我就说嘛,这个案子的证据有问题。”林涛显得很淡定,“现在果真是有确凿的证据证明不是刘杰作的案。”

    “他这何止是侮辱尸体!他这是破坏现场!妨碍公务!”我气得满脸通红。

    “行了行了,”林涛说,“趁着还有几个小时才天黑,咱们还是返回去殡仪馆吧。你们稍等我一会儿,我去拿件工作服,把这件衬衫换了。”

    3

    “大意了。”在开往殡仪馆的车上,我有些自责。原本以为证据确凿的事情,却来了个惊天大逆转。不过通过这么一闹,我更清楚证据这两个字的深层次含义,它绝对不只是一枚指纹或一张DNA图谱,它包含了一种意识,一种思维。

    两具尸体的样貌在我的脑海中翻转,我却一直想不起来她们的损伤形态,这就让我萌生了一种赶紧到达殡仪馆的冲动。

    解剖室里,两具尸体的裹尸袋已经被拉开,尸体安静地躺在两张解剖床上,身上的水渍已经阴干。我们决定先检验现场蜷缩在墙角的黑发女子,据办案单位介绍,她叫黄蓉。

    “郭靖知道了,一定很伤心。”林涛一本正经地拿着相机“咔嚓咔嚓”地闪个不停。

    大宝蹲在解剖台的一端,用手术刀一下一下地刮去死者的头发,一边还哼唱着“狮子理发”。

    “严肃点儿...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