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44.番外二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您的订阅比例不够, 补足比例或等待可看。  听他这般说,顾夏的心中就安定下来。露出一抹清浅的笑意,娇嗔道:“拿着臣妾的脸皮子在脚底下踩,打量臣妾性子直、好欺负,哼。”

    说着将萝卜头抢回来,咔嚓咔嚓的吃掉, 此等好物,尽早下肚才安生。

    康熙薄唇轻抿, 看她这样,心中有异样的感觉升腾。

    往日里,也有嫔妃在他面前食用膳食, 可大多都是樱桃小口一点点,恨不得一颗米一颗米的数着吃, 彰显自己大家闺秀的端庄风范。

    哪有像她这样, 正正经经的吃用。

    露出一个释怀的笑意, 康熙温声道:“午膳且等着, 去朕那里吃。”

    说罢,慢条斯理的捏了捏她的脸颊,含笑离去。

    顾夏立在原地, 拧起细细的眉尖,鼻间仍有对方身上那好闻的龙涎香,脸颊上那微烫的触感仍然清晰。

    若没有前世, 她怕是能很好的接受吧。

    想到穿越前的遭遇, 顾夏的一颗心, 又密密麻麻的疼起来。

    她与前夫相识相恋,前后数十年,三千多个耳鬓厮磨的日日夜夜,最后都化为猩红的血水,流干了她的心。

    跨入婚姻殿堂的时候,她是欣喜的,当早早孕试纸从一片空白,变成中队长两条杠的时候,她是欣喜若狂的。

    这一切在怀孕32周的时候,戛然而止。

    她早产了,胎盘前置,需要马上剖宫产。

    他没有选择飞回来,选择继续忙活他的生意。

    她在帝都,他在魔都,一字之差,陪在病房外头的,就只有她的闺蜜,当即扔掉工作来陪她。

    躺在产床上,当得知自己有穿透性胎盘植入,需要切除子宫的时候,病房外的闺蜜并不能做主签字。

    给他紧急去了电话,她没什么力气,说话慢,不过瞬间就被挂了电话。

    “生个孩子而已,夺命连环call啊,我妈说了,她生我是在家里生的,你真娇气,乖,别闹了。”

    医生有些无语,看着她眼泪流个不停,叹息一声,安慰道:“这不是要你们同意的,必须得切,找个人签字而已。”

    幸好这时,她父母过来了,替她签了字。

    可惜,最后她的子宫没了,孩子没了,她也没了。

    后来她就变成了瓜尔佳氏。

    又有了异能。

    顾夏咬唇,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按灭脑海中那些奢望。

    若她前世有异能,是不是能看一眼那个生下来四斤重的小家伙。

    她甚至没来得及听清楚孩子的性别,就撒手人寰。

    “主子……”香颂开口,打断这一室寂静。

    “钮妃来访。”

    “知道了,请她进来吧。”

    话毕,顾夏背过身,狠狠的揉了揉脸颊,让那苍白染上几分绯红,这才作罢。

    钮妃带着贴身大宫女,施施然的进了内室,左右打量过,这才满意的笑道:“终于燃起火龙了,往日你这后殿跟冰窟窿似的,也不嫌冻的慌。”

    顾夏浅笑低吟:“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见钮妃含笑望过来,也跟着笑道:“这道理,我还是懂的。”

    钮妃斜睨她一眼,哼笑:“促狭。”

    这话顾夏不服气,拖着绣凳坐到钮妃跟前,将一张白嫩嫩水灵灵的小脸蛋搁在对方腿上,眨巴着眼睛道:“姐姐好歹疼疼我,”

    “疼你?呵。”钮妃取掉护甲,拧着她的脸蛋冷笑,“本宫做不到啊。”

    顾夏轻嘶了一声,抠着钮妃锦袍上的刺绣,哀怨道:“前儿还说只疼我一人,今儿就变了口风。”

    “嗯。”钮妃垂眸,语气冷淡。

    顾夏有些摸不准她的意思,再加上心里不舒坦,也有些疲乏,耽于玩闹。

    轻松的起身,脊背挺直的坐在钮妃的右手边,柔声道:“这是新得的茶叶,您尝尝。”

    钮妃又坐了一会儿,这才离去。

    等她走了,香颂感激道:“您今日罚了常庶妃,钮妃娘娘莫不是来给您撑场子的?”

    顾夏摇头不语,钮妃能做到皇后位置,素日里待原主也是平平,怎么可能这么替人着想,怕是有什么目的,也未可知。

    钮妃走这一遭,到底冲散了她内心的痛楚,也认了她的情分。

    香榧是个美食小达人,因主管小厨房,因此恨不得时时刻刻有新吃食出现在主子跟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