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667 他的爱情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关于陆一伟要调离的消息一浪高过一浪,传得神乎其乎。有人为之惋惜,也有人推波助澜,借题发挥从中作梗。关于他的举报信如雪片似的飘向市委、省委及中央。举报内容五花八门,有的说贪污腐败的,有的说假公济私的,有的说违法乱纪的,还有人说私生活糜烂的等等。

    也不知从何时开始,举报之风悄然兴起,蔚然成风。上至官员商贾下至普通百姓,个个拿起“举报”武器来维护“合法权益”。一部分人是迫不得已,逼迫走这条渠道来维护权益,还有一部分人动机不纯,就是为了打击报复,以泄私愤。毕竟,举报这条路成本低廉,不需承担任何法律代价,一封信足矣。殊不知,要浪费多少国家资源。

    但凡不如人意的,举报无果的,在一些人的怂恿下,像朝觐一般涌向京城,开启进京上访之路。据说国家信访局周边的村因上访户找到了发财致富的门路,家家开着小旅馆,打字复印,甚至聘请律师或研究生坐班,专门代写诉状或举报信。经过几十年的发展,已经形成了一条成熟且完整的产业链。

    有人因举报之路而走上了小康之路。一旦有案件,当地政府将派人进京接。地方政府为了息事宁人,好吃好喝伺候着,各种救助金给着,惯出了一身坏毛病,凭借本事盖房买车,一有不如意就用“上访”来要挟政府,直至满意为止。政府在某些事上选择妥协是自知理亏,因为很多事是历史原因造成的,现任领导翻上任领导的事做法不妥,致使一味地退让。

    陆一伟对举报已经见怪不怪,似乎到了龙安县从来没停歇过。何况他来了以后得罪了不少人,面对各种举报从容面对。而这次的举报来势凶猛,威力无比。让他万万没想到的,他一来就尊重维护的离退休老干部,这次把矛头对准了他。以原县长龚之儒为首的联名实名举报他违法乱纪。更让他没想到的,这起事件背后的策划者竟然是人大主任郭建业。

    按理说,他是看不到举报信的。邱映雪冒着巨大的风险从市纪委偷偷拍摄到了原件,多达几十页举报信的后面,是接近百人的签字以及大红手印。举报内容详细到每一件事,而且事出有据有理,看到这一幕,陆一伟寒心不已。

    尤其是郭建业,陆一伟向来尊敬他。但凡他提出来的要求基本全都满足,很少反驳或拒绝,可到头来他却跳出来针对自己,如此小人,简直卑鄙无耻。

    邱映雪在电话里安慰道:“一伟,你别担心,我已经见过市纪委梁书记了,而且针对举报信中提到的问题进行了解答,有些事纯属子午须有,捕风捉影,有些事是为了龙安的发展不得已采取的措施,干工作那有不得罪人的,如果秉公执法,都是老好人,估计什么事都不用干了。梁书记已将此事汇报给市委李书记,目前还没有表态。”

    陆一伟淡然一笑道:“无所谓,他们不就是想成心恶心我吗,我等着,大不了不干了,我正好也不想干了。”

    邱映雪以为他在说气话,道:“你别这样,我会尽全力的,绝不会让他们轻易得逞的。”

    “谢了。”

    挂了电话,陆一伟仰天长叹,望着天花板发呆。想起过去的林林总总,一路艰辛一路曲折一把辛酸泪,或许从一开始就是个错误,他根本不适合在官场生存,无法适应官场的尔虞我诈,看不惯官场的腐朽桎梏,一路走下来,身心憔悴,疲惫不已。到底是这个世界变了,还是他变了?

    此时是下午5点,窗外依旧炎热,街道上的音响里传来北京奥运会的盛况。牛福勇不知从哪搞到的开幕式门票,而且还是贵宾票,给了他十张让家里人去,可他哪有时间,一步也不敢离开龙安县。省里给他们下达的命令是,坚守工作岗位,做好信访维稳工作。可以说,这段时间的维稳工作已经上升到国家安全的高度,决不允许出现任何纰漏,一旦发现,严肃查处。

    他收拾起桌子上的东西,起身走出办公室。对面办公室的秘书郭嘉俊立马拿着笔记本跑出来,一路小跑跟了上来。陆一伟停止脚步挥挥手道:“你不用陪了,我有点不舒服,回宿舍休息一会儿。”

    郭嘉俊担心地道:“要不要叫医生给您看看?”

    “不用。”

    说完,电梯门打开,独自一人离去。

    来龙安后,这或许是他最早的一次下班。回到宿舍,换上宽松的运动短衣短裤,泡了杯茶,拿着香烟来到书房,坐在书桌上面对着电脑继续发呆。忽然想起了什么,打开身后的书柜将尘封已久的相机取出来,拿着布子小心翼翼地擦拭了遍,按上电池,居然神奇般地启动了。

    这部相机是苏蒙生前的时候留下的,当初在京城的出租屋里收拾东西找到的。里面存储的照片不多,也就十几张,除去和家人合影的外,有一张是和他的合影。照片中的两人青涩别扭,他穿着白衬衣黑西裤,笑容僵硬勉强,极其不自然。而苏蒙身着波点白色长裙,一头乌黑的长发披肩,被风吹过,长发飘逸,发梢拂面,深邃而美丽的大眼睛特别有神,嘴角轻微扬起,左脸颊上印刻着浅浅的酒窝,洁白而整齐的牙齿妩媚动人。

    陆一伟清晰地记着这张照片背后的故事。当年他在黑山县主持工作,水库被上游截流致使干涸,影响几十万人吃水问题,动用各方力量怎么协调都无济于事,迫不得已只好请苏蒙出山,用媒体的力量来迫使对方就范。采访结束后,也就有了这张照片。

    抽屉里还有许多照片和信件,都是关于他和她的故事。这些年,不管走到哪里,他都随身携带,留在身边,闲暇时间追忆往事,从照片中找到那份曾经的快乐。或许,这才是真正属于他的爱情。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