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我和狗的故事-原创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狗是人类的朋友,更是人类社会的成员.撇开专业级别的警犬.导盲犬.斗犬,搜救犬等等不说.和大众关系最为密切的还是家庭中的宠物犬和看家狗.在我将近三十年的人生岁月里,也曾经和几只狗交过朋友

    我认识的第一只狗是我家的看家狗,并没有名字,只是一只普普通通的黄毛母狗,瘦骨嶙峋的身子下面吊着两排干瘪的奶头.其实当我最后一次见它的时候也不过五岁而已,所有的记忆都是支离破碎的,对它的印象也只是用模糊的记忆和家人的描述拼凑起来的.那时候我家还在农村,住在林场分配的一所大庄园里,东西长一百米,南北长三百米,用一排高大的杨树完整的围起来,四面是排水的土沟,园子中间是一排六间大瓦房,大槐树下面有石头桌子和水井,还有一个爸爸挖的游泳池,不过实际上从未有过水我家四口人就住在这个远离乡镇的庄园里,爸爸是护林员,每天晚上都要带着斧头和手电巡视周围的苗林,在这样的环境下,当然要有一条看家护院的狗了

    在八十年代初期的中国农村,绝大多数狗的三餐还都是人屎,每次拉屎喂狗都成了我最大的乐趣,拉出一小堆就往前挪动一两步,再拉出一堆,然后呼唤我家的狗,赶快来吃饭,还是热的呢狗就屁颠屁颠的跑过来,美滋滋的把屎tian干净有时候狗不愿意吃,我就扯着嗓子喊家里人,抱怨这热腾腾的美味狗居然不吃其实人类排泄的食物残渣又怎么能算是美味呢对狗来说,真正的美味是人吃剩的馒头,能得到那么小半块都不舍得马上享用,要扒一个土坑埋上,这样草草筑就的土坑被我家人发现了好几次,也验证了当地一句形容人馋嘴不会节约的土语“狗窝里搁不了馍馍”并非完全正确,起码我家的狗就懂得高筑墙广积粮这件事对我的直接影响是:直到上小学还喜欢在米饭碗里挖一个洞藏一些肉进去,等到盘子里的肉被大家吃完再挖出来享用,美其名曰,小松鼠藏的过冬粮

    乡镇上有一个戏园子,我们家经常全家出动去看电影,我记忆中第一部电影《老枪》好像就是在这里看的,戏园子里是一排排没有靠背的水泥长凳,坐得满满当当的全是人我家的狗经常不在家看门,擅离职守,溜溜达达,大摇大摆地跑进戏园子,靠嗅觉在几百个观众里找到我们一家,摇尾乞怜然后在我家人的训斥下恋恋不舍的回家了其实还在戏院门口等着,电影散场之后,每每我都会装睡着,让大人抱着在漆黑的夜色中打着手电筒回家,狗儿在人前人后兴奋的跑着

    农村的狗通常都有着悲惨的命运,常年半饥不饱,还要经常和周边的狗们作战,咬掉半拉嘴头的狗到处可见,受伤了,传染狂犬病了,那就只有死路一条,被打狗队的长把铁夹子夹住脖子,残忍的打死,剥下皮来绷开了在阳光下晒初生的小狗更是得不到任何保障,它们的母亲几乎不能给他们任何保护,除了一点点靠吃人类粪便得来的稀薄的奶汁我家的狗也不例外,陆续生下的几窝小狗由于养不起都送人了,有残疾的就直接扔到园子外面由它自生自灭,我记得有一个黑白花的小狗腿瘸了被家人扔掉了,又被母狗捡了回来,一次次的,不记得最后的结果了,但我相信绝对不是个令人舒服的结果

    一九八二年的时候,知青回城,我家举家迁往城市,全部家当装了一辆卡车,我家的狗是肯定不能带走了,听说我家的狗在卡车后面跟着跑了很远很远,也许她当时的眼里饱含了泪水,也许她精疲力竭累倒在卡车的烟尘里嘴里还发出阵阵的呜咽,可是谁又能去理解一只狗的内心世界呢?谁又能去体会她的感受呢?虽然那时候我只有五岁,但是这并不妨碍这一幕成为我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每每想起,依然不禁唏嘘

    回城之后寄人篱下没有自己的家,更不可能养狗了,那时候我最大的愿望就是做一个专业养狗人,养一窝狼狗天天和它们玩,后来家里分到了房子,虽然小也是自己的家了,在我五年级的时候,几个同学在中午放学的时候抱着一只灰黑色的小狗来到我家,说是在路上捡到的要送给我,我看见憨态可掬的小狗就再也放不下了,在家里养了一段时间最终还是在家里人的强烈反对下送给了农村的亲戚后来听说在乡下不知道吃了什么被毒死了

    再次接触到狗已经是二十世纪末了,当时我在一处建筑工地上班,工地的食堂熬的大锅菜,大块的肥肉香喷喷的,可是我不喜欢吃肥肉,这么多的肥肉挑出来扔掉也太显眼,于是就每天中午端着大搪瓷碗,一边吃饭,一边把碗里的肥肉挑出来喂狗,几天下来,把附近的一条野狗喂熟了,一到午饭时间就自动跑来,饱餐大肉,平时见到,也对我恭敬有加,多远的距离上,我招呼一声,也会飞马奔来勤王

    工地基本完...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