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712章 成事在天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明晔的手下倒是有几个能人,明氏在风神城内的势力也的确不同一般。将命令传下去,不多时,已经是有唐仓的消息送来。

    向罡天也是不耽误时间,这时候,可没有陪他们玩的心思,带着明晔的几名心腹是寻唐仓而去。

    在他带人离开后,得到吩咐的护卫,是将消息送入明府,让明氏的强者知晓。至于明氏的人会怎样做,他可就不关心了!

    对付一个唐仓,向罡天是有信心的,这样安排只是为了给自己找个脱身的机会。在没有见到天风教的真神老祖之前,可不能让人怀疑这一切是自己在操控。

    唐仓也当真是胆大包天,在离开冷月庄后他并没有立刻逃出城,反而是变化模样,继续留在风神城!风神城内不是只有一个明晔,他不能结交,那就换一个。

    唐仓的目标明确,而且意志极为坚定,可不是会轻易改变主意的人。

    向罡天带人赶到时,唐仓正与人在酒楼饮酒!

    与他饮酒的这人,明晔认识,是他的死对头!真正的唐氏弟子唐不夜!说起来,两人结怨也是因为这名字!虽说同音不同字,但明晔当初便是认定唐不夜针对他。

    至于唐不夜,肯定是不会朝他认错之类的。名起于父母长辈,与他这个小辈又有关系?不可能因为你明晔一句话,便把名字给改掉吧?

    真要是这样做,怕是整个唐氏都容不了自己,会被生生打生的。

    两人见一次斗一次,虽说没有闹出人命,但也有老死不相往来的意思在内。

    见到向罡天这假冒的明晔出现,唐不夜立刻冷哼出声:“掌柜的,你这酒楼怎么什么人都往里放?是不把我唐不夜放在眼中吗?看来,你这酒楼是不打算开下去了!要不要本公子出手,替你砸了啊?”

    他没有直接朝向罡天发难,而是为难酒楼的掌柜。其目的自然是简单,借掌柜之手给向罡天这个假明晔难堪。

    向罡天是什么人,岂会让他得逞,不等掌柜的赶过来说话,人已经闪身来到唐不夜的对面坐下,口中轻喝:“姓唐的,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胡闹,一定要让人灭了你才能醒悟吗?只怕到那时,你后悔都已经迟了!”

    这话,有点像是在训斥晚辈的意思,唐不夜听着不由地火冒三丈,盯着向罡天道:“明晔,你是想今日让本座与你做个了断吗?你这是想死?行,我成全你!”

    “不懂事的玩意,滚一边去!”向罡天一脸不耐烦地挥手,眼睛盯着唐仓,邪笑道:“怎么样?热闹好看吗?唐仓!”

    “你找他的麻烦?”唐不夜一脸吃惊的模样:“明晔,你是疯了吧?唐仓不过是我唐氏支脉的一个小辈,你欺负他算什么能耐?有本事的冲我来啊!”

    “傻子!”向罡天一脸嫌弃地看了眼唐不夜,再是盯着唐仓道:“人家唐仓怎么说也是煞神教人物,又岂会是你唐氏支脉中人?就算他是,但唐不夜你真的敢认吗?”

    “我……唐仓,你是煞神教的?”唐不夜眼睛睁的有点大了,忍不住地退后几步!

    煞神教与天风教的关系一直都不怎么好,准确一点来说,是死对头。煞神教的人出现在风神城,真要是认他为唐氏的人,之后他来点什么小手段,那唐氏上下数百万不被生吞了才怪。

    只是想想,唐不夜便是真的有些怕了。

    与明晔斗,哪怕是头破血流,在教中强者看来那都是小辈玩闹,不算什么大事的。

    但这事,绝对会是大事件。

    可在害怕之余,唐不夜尚是有几分不相信,因为这话是明晔说的。两人是死对头,万一这是他在糊弄自己,事后传出去岂不是会让人笑掉大牙?所以,唐不夜问询唐仓,希望能从他嘴中得到些让自己能分辨的信息。

    唐仓自然是摇头:“不夜公子,你看我唐仓像煞神教的人吗?”

    “看?怎么看的出来?”向罡天反问,旋即是狞笑道:“唐不夜,你不信我?我倒是有个办法可以辨别真假,你想不想试试?”

    “什么办法?”

    “打死他!”

    “什么?你……”

    “想你唐氏主脉都有几十万人吧?支脉弟子那是更多。打死他一个,纵是错了又有何妨?但要是对了,你小子可是立下了大功!说不定,以后唐氏家主的位置都会让你来坐!”

    “这……不太好吧?”唐不夜迟疑着,眼睛却是盯着唐仓,显得有些狰狞。向罡天的话打动了他。的确,死一两个支脉弟子不算什么。自己若真能登上家主的位置,别说死这么一个,便是十个百个又如何?

    那是他们的荣幸!

    唐仓看着,明白自己是糊弄不到人了!

    这明晔之前看着也没有这般精明啊?怎么现在就变得像人精一样呢?有些大叹自己时运不济,人缓缓站起身,一脸不忿地道:“不夜公子,看来你是不相信我唐仓的话了,也罢,那我现在就走,风神城唐府的门槛太高,我唐仓不入也罢!”

    “看看,他这是心虚了?想逃吗?可惜啊,有我明晔在,你想都别想!唐不夜,给我动手!”

    尚是有着几分迟疑的唐不夜,在听到这话后,几乎是下意识的伸手,一掌拍出。

    “滚!”唐仓见状暴喝出声,人化残影往后飘退。与此同时,大袖挥动,一道青雾从他的袖间冲出,落在唐不夜的身上。

    滋滋滋……

    立时,一阵如同铁板烧肉的响声传出,唐不夜整个人仿若被浇上浓硫酸一样融化。以他的修为,竟是完全无法抵挡这煞气入体。不到一息的时间,唐不夜已然化成一滩青水,发出恶心的臭味。

    向罡天没有出手救!

    此刻的他不是可弑真神的邪神,而是只有天源境修为的明晔。唐不夜不敌,自然,现在的他也救不了人。能自保,已然算是祖上积德的事情。

    没有任何的犹豫,在唐不夜中招的瞬间,向罡天已然是身若狂风般的掠出酒楼,同时放声高喊不已!声音传出百里,顿时引诸人注意。看到酒楼上的唐仓,众人都如同见到鬼一样的后退。也有人自认不凡,上前拦截。

    结果,自然是落得和唐不夜一样的下场。

    但这也是有功的!

    唐仓解决他们终归是需要时间。而在这时间内,足够让天风教的强者出现。

    让人在风神城行凶,而且这人尚是煞神教的人,不可能放任不理的。有半神境的强者御风而来,风起苍穹,风落如墙,挡住了唐仓的去路。

    向罡天混在人群中观望,眸子中红芒暗涌,窥探唐仓的修为。这家伙表面是天源境,但能秒杀同是天源境的唐不夜,相信他绝对不是天源境,那怕是极品巅峰也没有这般凶残的。

    面对半神,唐仓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看着这半神认真地道:“其实,本神来此并无恶意。”说话间,脸上的容貌有了变化,看上去,与原来只有三分相似。

    “煞神教,青苍半神!”天风教的半神冷笑:“见到本神,现在你不装了?青苍,你说你来此无恶意,可我教弟子已经死在你的手下,这又应该怎么说?”

    “唐歭,你我也算是老相识!”青苍沉声道:“本神行事,你应该清楚!我说无恶意便是无恶意。至于说方才杀了此子,只因为那小子苦苦相逼!”

    “我呸!”向罡天在人群中大声道:“本公子察觉你不对劲,查出来你是煞神教的人,难道我还得替你隐瞒身份不成?非我教类,其心必异,你在风神城内行事鬼鬼祟祟的,本公子不将你查个底透又怎么能放心?你要是心中无鬼,大可表明身份,与我等去见教中强者,又何必出手夺人性命?堂堂本神,你也敢做不敢当吗?”

    “本……”青苍被这番话气的差点从空中跌落下来。

    这话说的简直就是强词夺理,能光明正大的?你以为本神不想吗?但问题是,只要天风教收到消息,怕是他们所有的半神都会严阵以待,他们是不可能容得下自己入风神城的。

    何况,自己此行的目的能与人说吗?如果告诉天风教的人,此行是想借秘地修练,因为我也掌控了风本源!

    那样的话,只会死的更惨的。

    青苍现在是恨死了向罡天,自己好暗中谋划,本是有把握能得手,现在一切都因为他而搞砸。而且到这时候,他居然还敢废话连篇大声聒噪,不杀他,何以泄愤?

    暴怒中,也顾不得唐歭在旁边,伸手化指,朝着向罡天点落。

    青色煞气随指显现,有如灵蛇一样射来。

    向罡天一脸惊恐地大声呼救,可那双眸子深处却是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青苍看着,竟是有种心中发毛的感觉,仿佛自己是又上了他的当!

    事实上,也的确上了当。

    向罡天要的便是青苍出手,在其煞劲落下的瞬间才是堪堪闪过。但旁边的人却是没有这好运气,青煞入体,这人立时是和唐不夜一样,被煞气融化。可怪异的一幕出现,这人融化后并没有化成青水落在地上,反是化成一团血雾,朝着旁边的人扑了去。

    此血雾,自然不是青苍的青煞,而是向罡天的血蚀煞!

    就在方才,向罡天暗中出手,血蚀煞吞噬青煞!所以,才会发生这样的变化。

    这个倒霉的人修为不弱,但气运却是已尽!余生,本是也无再突破的希望。现在落入血蚀煞内,只在眨眼间便被吞噬,化成...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