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一 公交车上抓扒手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繁华热闹的黄城,谁也没注意,谁也不在乎定达不声不响的到来。

    来到这个陌生的城市,走在人生地不熟的街头,定达内心有些不安,有些惶恐。带着一生的理想,带着以前的幻想,也带着自己的工具和机器,为了干一番惊天地,泣鬼神的伟业,选择黄城,找了个地方安顿下来。

    定达聪明过人。跟她一起前来的还有一位叫贾仙花的姑娘,这位姑娘跟一个如花似玉的妙龄少女没有两样:苹果脸,桃红色,樱桃小嘴,令人叫绝。目含秋水,鼻喘微风。一脑油光发亮的秀发,一副小巧玲珑的面孔。时时微笑,没有烦恼一般满面春风,常常细语,涓涓细流似的淌过竹林。

    定达对外宣称她是天外来客,光临地球已经一个多月了,来地球执行任务的。

    人生没有彩排。贾仙花在执行任务前,再来一次彩排,定达觉得更有把握,心里更踏实。

    她让贾仙花独自坐上第11路公共汽车。正是上下班高峰期,车上的人很挤,过道上水泄不通。她好不容易才挤进去。公交车一个站一个站停,旅客不断地上下,上下。

    一个穿花格子衬衣的青年,从车头挤到车尾,又从车尾挤到中间。本来就很挤,他还挤来挤去,贾仙花很反感,厌恶起他来。因为生他的气,不由自主地瞟他一眼,又瞟他一眼。不经意间,发现花格子的手,总是伸向别人的口袋。

    花格子从别人口袋掏出一个钱包,迅速递给另一个穿黑衬衣的人。这时公交车已经到站,停下了,贾仙花急忙大声说:“师傅,有情况,别开门,千万别开门。”一车的人全愣了,贾仙花抓起黑衬衣的手,举过头顶说:“我们那里,是不会要别人的钱包的。”

    黑衬衣挣脱她的手,说:“你什么人,胡说什么?我哪有要别人的钱包啊?”

    花格子一巴掌打过来说:“就算是要了别人的钱包,轮得到你管闲事吗?”

    贾仙花一拳打向他的眼睛,说:“我爱管,你能怎么着?今天这事我管定了!”她拉了拉一位胖胖的姑娘说:“美女,你的钱包被他偷了,你还浑然不觉,钱包里没钱吗?”胖姑娘摸了摸身上,钱包不见了,说:“上车还在身上的,怎么突然不见了呢?我钱包里除了两千元现金外,还有身份证,银行卡等十分重要的证件。”

    贾仙花指着黑衬衣说:“在他身上。”

    黑衬衣说:“你胡说,你敢信口雌黄,我揍死你。”

    贾仙花说:“有种的你揍揍试试。不承认拿了人家的钱包,我将你打成草包。”

    黑衬衣举起双手,对胖姑娘说:“美女,你来搜,如果从我身上搜出你的钱包,我除了将钱包里的钱,翻十倍给你,我还一步一跪送你回家。如果没有,她诬蔑我,怎么办?”

    贾仙花说:“没有钱包,我让你将我打成草包,我还给你红包。我看你就一肚子坏水的脓包,剁碎了好做不小笼包。”

    花格子说:“原来是个精神病人,美女,精神病人的话,你也信?”

    贾仙花说:“铁的事实面前,不要抵赖。”

    黑衬衣说:“还是让事实来说话吧,美女,你过来搜了我的身再说。”

    胖姑娘过去将他身上摸一遍,从他裤袋里摸出一个黑色的钱包,摇摇头说:“这钱包不是我的,我的钱包是棕色的。”

    果真诬陷他了?不可能,自己明明看见花格子递给他了的。贾仙花过去将他身上搜一遍,也没有。

    “怎么办?没偷钱包,你诬蔑人,怎么办?”花格子指着贾仙花说,手指指着她的脸,咄咄逼人。

    贾仙花的目光四处扫视,突然发现他右脚踩着一个钱包,露出一个角,就说:“我还真以为钱包飞走了,原来被你踩到脚下面去了。把右脚移开,美女,要他把右脚移开,看看那是不是你的钱包?”

    黑衬衣拒不移脚,贾仙花一脚踢向他的小腿骨,黑衬衣哎哟一声后退,钱包露出来了,胖姑娘捡了钱包,说:“是我的,还真是我的。”

    贾仙花说:“诬蔑吗?”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