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81.钟爱(正文完)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陌浅离自楼家密室出来, 可外面的场景却让她愣住了。

    举目而去,满天皆是黑压压一片,乌云肆意弥漫在云魔之都的上空, 就像是末日来临, 四面狼藉, 哀嚎震天。

    仙修魔族早已混战在一团,各种各样各型各色的灵力术法交叠在一起, 能量爆破声犹如雷声阵阵, 若不是耳边络绎不绝响起的厮杀喊声,恐怕这会是一场举世瞩目的烟火盛宴。

    但……眼前的却是一场人间炼狱!

    仙修魔族水火不容, 不管哪一世, 两族交战是必不可免的,可再次看到这触目惊心的大战, 陌浅离心里还是有些触动的。

    两世相似却又截然不同,但这一世心境不同了,仙魔大战已经激不起她心中的战意,可还是会让她心里感到那么一丝难过,毕竟, 世上没有绝对的对与错, 仙修魔道,不管是哪一方,都是有血有肉的人, 没有谁会愿意看到一场惨烈的战争。

    激烈的战场上穿梭着几张熟悉的面孔, 可却没有人能止住她离开的脚步, 她头也不回的转过身,往云魔之都里面的方向飞去,身后的战场,激烈的厮杀,似乎被她完全抛出脑后,但她只是想去找自己想找的人而已。

    云魔之都之中,因为云梦兮的意识消失,她创造的幻境也渐渐破灭,露出了云魔之都原本的颓然之势,极目而去,满目疮痍,因为仙修魔族的大战,这座被毁了一半的城,竟然到现在都没有人发现。

    陌浅离心里一咯噔,其实她早该发觉异样的,这世上的修行者,不论魔修还是仙修,都对自己的本命契约器视为生命,而当初她抢了楼姒媣的泣血魔笛,对方虽然看起来很愤怒但却没有什么反抗,而是任由自己拿走她的泣血魔笛,而甚至在被自己扔出去过后,也没有见她召回泣血魔笛,而按照之前与她的接触来看,楼姒媣是一个睚眦必报的人,定然不会容忍有人故意挑衅她,所以,那个楼姒媣多半是假的。

    后来,进入楼家密道也是疑点重重,虽然有不少机关陷阱,可并没有人把守,可以说她们是一路畅通无阻的进入了楼家密道,这可与传说中的楼家相差甚远啊,楼家乃是上古的巫蛊世家,怎么说也会有些奇门遁甲,毒虫毒草之类的,但是都没有,那就像是有人故意设在那里,用来拖住自己脚步的障碍一样,而设下着一切的,除了云梦兮那个臭家伙,她实在想不到别人了。

    敢弄出尸魂这么恶心的东西来吓自己,这种人实在不能轻饶,可是啊,自己还有机会吗?还有机会收拾她吗,陌浅离眸中划过一丝黯然。

    下面的场景混乱至极,但越接近魔宫的位置,混战的人就越少,因为那是云魔之都最中心的位置,而魔主便在那里。

    忽然,陌浅离瞳孔猛地一缩,在魔宫的位置,赫然有一个蓝色的五角星芒腾空升起,这是伏魔团最顶级的伏魔阵法,那里....难道....

    她心里腾起一股浓烈的不安,她脚下运力,使出自己最快的速度往那边掠去。

    魔气渐散,取而代之的是浩荡的灵气仙法,耀眼的蓝光映燃了整个魔宫上空,让陌浅离清晰的看见了那边的人。

    以虞擎长为首的数十个仙修规整有秩序的站在自己的位置上,那看似普通的站位,实则有迹可循,两人为一组,形成一个巨大的五角星芒图案,将他们所认为的魔主团团位置五角星芒的最中心。

    他们面露戾色,即使是自己烂熟于心的阵法,他们也浑身充满戒备,生怕一个不小心便失去了这次机会。

    陌浅离顺着继续看下去,中间那人低垂着头,她眉眼紧闭,可陌浅离却看到了挣扎。

    是的,挣扎,即使面上不显,可那人此刻是痛苦的吧!

    满心念着云梦兮的陌浅离此刻并没有发现,在除了五星芒阵之外,不远处还站着一个柳淮谷,所以也就没有看见柳淮谷看见她的时候,眼里的惊诧。

    五角星芒飞速运转,陌浅离轻叹一口气,往阵中心掠去,然而让她意想不到的是,即使前世的她是伏魔团顶级的人物,对于伏魔团对付魔的手段以及阵法早已了然于心,但她实在没有想到,对方布阵的速度竟然如此之快,远远超乎她的计算,所以她根本没有来得及出手阻止,而下一刻,则更是让她惊讶。

    在伏魔团数十个合体之上的强者合击下,那人竟然完好无损的站在了中间,更奇怪的是,在法术炸裂的烟波消散过后,周围的一切似乎都静止了。

    那具身体里面的挣扎,似乎又了结果,可她们当中,谁赢了呢?是魔影?是哪个自己未曾见过的魔神穆樾风?还是她呢?

    陌浅离踏空跃入星芒法阵,目光灼灼的看着那张熟悉的脸,苦涩的喊道:“你又算计我!”

    你又算计了我一次!又瞒着我,做下了能够影响到我们两个人的决定!

    “你是谁?怎么敢闯入阵法当中来?”外围的虞擎长终于缓过神来,见到中间忽然冒出的白衣女子,脸上露出一个怪异的表情,可从他的神情能够看出,他似乎认识她。

    可陌浅离并不想搭理他,她只是看着那张属于云梦兮的脸,独自黯然伤神。

    周围的一切便在她沉默中发生了变化,一股怪异的能量自云梦兮体内波动出来,以她为中心呈球形向四周扩散。

    随着她力量的扩散,周围的一切尽皆石化,进处的人都还来不及反应,便成了一尊石像,而远处的人见此情况,也不打了,慌忙四处逃窜,但仍旧没有逃过被石化的命运。

    一时间,整个九幽大陆都变得诡异的安静,不论是修仙界、魔族亦或者是人界,都再无另外一个能够呼吸的生物。

    就好比世间只剩下自己一个人,陌浅离瞪大双眼看着周围石化的一切,脚下慌乱,似乎不知该往何处走。

    乌云越积越厚,天色黑得几乎如同墨炭一般,在那沉沉的黑暗当中,陌浅离看着一个人踏着黑云向自己走过来。

    浓浓的黑色,即使她有修为在身,也依旧难以看清对方的模样,但是凭着本能,她能感到对方并没有恶意。

    忽然,黑暗当中亮起一抹金色的光亮,在那金光映衬之下,周围的一切都变得明亮,而身旁的石像也让她看得清清楚楚,石像上,那些人脸上的表情是那么鲜活,惊恐完美的定格在石像之上,如此诡异。

    细细的脚步声,陌浅离偏了偏头,看见了那张熟悉的脸,金色的光亮打在她的脸上,她看起来是如此圣洁,就如同神明一般,高贵不可亵玩。

    那人脸上一抹柔笑,恍惚见,陌浅离似乎回到了那个被云梦兮带回逆水宗的夜晚,在黑夜当中的翮妖峰,她朝自己伸出温润的手,亦如她内心最深的地方,温柔暖动人心,但即使这样,陌浅离还是忍不住往后退了退,因为,那不是她所熟悉的气息。

    那人朝她伸出手,却被她躲过,陌浅离颤声道:“你不是她!”

    那人收回手,轻轻笑道:“是啊,我不是她,我是穆樾风,也就是你上次见到的神魂体。”

    两人之前见过一面,但穆樾风的示好并没有得到陌浅离的回应,毕竟在这么诡异的情境下,她的行为怎么看怎么怪诞,更何况,她还是以人家爱人的身体向别人示好,她讪讪收回手,脸上似乎有些尴尬。

    可出乎意料的,陌浅离怔愣片刻,竟然开了口:“我知道,魔影回回归你的神魂了吗?她准备送你回去了吗?”

    见她一口气问了两个问题,穆樾风失笑,虽然这两句都是关于询问自己的,但她还是看出了,对方明明对自己就很戒备,但还是忍不住向自己询问,恐怕只是因为她想从自己这里得到一点关于云梦兮的消息吧。

    “不,我不打算回去了。”

    果然,听了她的话,陌浅离脸色微微一变,虽然很快,但穆樾风还是轻易捕捉到了,“为什么?”

    “因为发现自己心中始终放不下一个人,我为她着迷,为她倾倒,甚至,为她发疯,可是呢,这些她并不知道。”

    “不,她知道的,你明白,她至死都没有想过要放弃你。”

    “是啊,可她现在已经看不到了,她看不到我为她神伤,看不到我为她徘徊,所以,该结束了,这场将近万年的执念,该结束了,我也该好某些东西好好算算了。”

    “你....”

    “放心吧,虽然我现在占据了这具身体,但我向你保证,我不会让她受到一点伤害,我会让她好好的回到你的身边的。”

    “那你呢?”

    穆樾风露出一个疲惫的笑,亦如云梦兮第一次见到她时,她的眼里蒙上了一层灰色的尘埃,里面没有任何波澜,唯有深深的绝望,她伸出摸着陌浅离的脑袋,柔声道:“好好睡一觉吧,等你醒了,她就回到你身边了。”

    随着她的话音落下,陌浅离也如同这个世界上的所有人一样,化成了一座石像。

    穆樾风看着周围的一切,时间似乎定格在了这一刻,整个世界陷入了沉寂,她轻轻摸了摸陌浅离的石像,唇角动了动,但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天空之中,乌云拉开一条缝隙,神圣的紫光蜂拥的挤进来,但却只有一少部分受到紫光的照耀,穆樾风抬头看了看,而后化为一道金色的流光,跃入缝隙当中。

    云层渐渐缝合,黑暗成了这片大陆唯一的颜色,这或许是黑暗降临,九幽走向毁灭,亦或者说,这是黎明前的黑暗,当阳光再一次洒向这片大陆的时候,便是所有人苏醒的时候。

    时间在黑暗当中溜走,化为石像的人们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们只能在那定格的瞬间,等待这这个世界主宰来对他们的生存或者死亡进行宣判。

    终于,迟来的黎明终于来临,当尘封的大陆再次迎来黎明,所有的一切都迎来新生。

    石像在阳光的抚摸下化成碎末,沉睡的万物终是复苏,大战当中被摧毁的建筑树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原样,苏醒的人们扯动自己僵硬的四肢,发出嘎嘎的声响,他们脸上满是茫然,显然还有些不明状况。

    除了身上的尘土,那对于他们而言,就像眨了一下眼睛一样,没人知道时间究竟过了多久,也没有知道在他们认为稍纵即逝的瞬间,这个世界已经换了个主宰。

    陌浅离轻轻瞥了一眼即将开始活跃的众人,伸手拍了拍身上残留的灰尘,抬头望着远处天边,耀眼的阳光犹如一团烈火将整个天空映得火红,天边似乎要燃起来一样。

    她踌躇的在原地走了走,她本以为自己可以守在那人身边的,但最后,她连她到底去了哪里都不知道。

    正当她望着新生的初阳发生的时候,却意外的感到身边似乎又重新安静了下来,她诧异的转过头,见原本剑拔弩张的两方人马出乎意料的停了下来,将视线望向同一个地方。

    陌浅离顺着他们的视线望去,远处的天边愈来愈红,一朵妖冶的红莲在天边盛开。

    “业火焚天?”她喃喃开口。

    所有人都停了下来,仰着头注视着天边那夺妖冶变化的红莲,虽然他们不知道那是什么,但还是有些机警的人,他们或许猜到了什么,但又什么都不知道。

    红莲渐渐盛开,如同活络的水一样在天际流动,变幻这各种盛开的模样。

    但很快,人们发现了不对,那盛开得灿烂的红莲,在他们不知不觉当中已经变得越来越大,甚至已经染满了整个天空。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