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73.天才兄控vs反派魔尊(完)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很久之前, 当沐云还只是个少年的时候, 曾经听道玄说过一个构想:将中陆与魔界的界门彻底封闭, 回归到上古的安宁。

    那时他用看疯子的眼神看了这位师叔一眼,就又低下头去做他的功课了。

    道玄也不恼,声音依旧是风流不羁的, 懒散中透着沙哑:“界门当初为什么会被打开?能开, 就能闭。小沐云, 你难道不好奇么?”

    或许有一点罢。

    沐云被这位师叔煽动着,在资源的划分上放了不少水。当时老宗主已经是一宗之主了,他把部分事务交给了自己的大弟子去打理, 于是道玄光明正大地讨要了不少珍贵的资料和材料。

    有些沐云也没有资格动用的, 或者是宗门内没有的, 他也总会记在心里,在出门的时候留心,把它带给道玄。

    道玄对他来说是挺特别的存在。有时他甚至会感到遗憾, 这样一个会玩会想、惊才绝艳的人物,若是在现世, 他们必然会是极好的朋友。

    但即使是这样,当剧情线一点点向前走着的时候,沐云也没有阻止。

    道玄如原著那般, 死在了与魔尊的战斗上。

    道玄留下的封印界门的资料,沐云没有动用, 他把它当做留给“主角”的最后一份礼物。

    可惜后来, 楚易入魔了。

    这一点, 是沐云并没有想到的事情。

    在他心里,能承担一个世界的气运,所谓“命运之子”,不该这样脆弱。在没有成为任务者之前,他日日所见,都是冷酷的交戈和斗争。胜利者的得意,失败者的狼狈,他见过被踩在脚底的人重新站在顶峰,也见过天之骄子一朝坠入泥潭。

    强者的心,不会为任何失败动摇。

    可后来,他才意识到,原来并不是那样。

    *

    幽暗深邃的密道里,沐皎和倪云初的身影若隐若现。

    沐皎声音平淡地介绍了部分信息,“这个阵法,需要两个至少元婴修为的修士作祭,暗合天地阴阳。”

    脚步停下,眼前出现了一个祭坛。祭坛四角镇着粗如象腿的灵石柱,一眼看去几乎要闪瞎人的眼睛——难道全中陆的极品灵石都在这里了?

    祭坛两边是半圆形状的法阵,一黑一白,散发着浅浅的光芒,神秘莫测。

    “阴为魂,阳为体,各自为祭,以通天地,”沐皎缓缓说着。这个阵法除了道玄之外,最精通的就是他自己,所以此次除了作祭品,他还要负责激活阵法。

    倪云初一怔。魂魄与肉体,若要选择,当然是弃肉体而保魂魄,毕竟肉体可以再生,魂魄却是修士独一无二的。他正想争取“阴”极,把一线生机留给兄长,就听白衣剑修不带感情地开口了:

    “你为阴,我为阳。去罢,正午之时,即开阵法。”

    倪云初浑身发冷。自己想去和早就被安排好牺牲是完全不同的两回事。哪怕他知道这是极为理智的决定,毕竟他本就寿命大减了,道途无望了……

    可是……倪云初转头,望着沐皎的眼睛。他极力想从中看出,那里是否有一丝一毫的动容不舍。

    没有,什么都没有。沐皎漆黑的眼瞳如深潭,淡漠得没有一丝波澜。

    他丢了魂儿似的应了声“是”,在沐皎的目光中走向祭坛。

    正午之时,一束光照射在祭坛正中,灵气开始疯狂涌入。

    感受着魂魄被撕扯的痛楚,倪云初反而坦然了,他一眨不眨地望着沐皎,带着不舍与留恋。

    中陆大地,修为较高的魔修惊疑不定:这种身体被拉扯呼唤的感觉……是什么?难道魔界出事了?

    战场上,耗尽了最后一丝灵力的道修跪倒在地,他看着魔修狰狞的笑容,眼里闪过一丝颓然。

    然而下一刻——魔修消失了。

    同样的事情在中陆上不断上演。

    清静派,赵掌门听完弟子的回报,不知为何,他想到了妙真宗的那个老家伙。当他赶到时,看到的却是现任宗主复杂的神情:“师尊……昨日闭了死关。”

    赵掌门压抑住自己的惊愕:“那倪道友呢?”

    “倪道友昨日离开了本宗,不知去向。”

    赵掌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