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72.天才兄控vs反派魔尊(十八)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沐云是老宗主看着长大的, 六岁不到就捡回了妙真宗作徒弟。那时沐云瘦瘦小小, 不爱哭也不爱笑, 漂亮得像个玩偶,就是不像普通的孩子。

    这常常让老宗主忧心不已,担心他是不是在沐家受了虐待, 留下了什么阴影。

    于是, 即使师弟带着他把妙真宗闹得鸡飞狗跳, 老宗主也不曾阻止。他觉得自家师弟说得对:小孩子就该有小孩子的模样,哪怕闹上了天,也要比一声不吭来得好。直到后来, 沐云迷上了剑, 情况这才好些, 像是一具空壳里终于有了灵魂,小沐云有了自己追求的东西,终于愿意认真地去认识这个世界, 眼睛里也有了光彩。

    现在想想,老宗主实在有些后悔:当初不该放任师弟带着自家徒弟瞎闹的。自己的这个弟子, 虽然越长大看起来越一丝不苟、严肃冷静,很有一派大师兄的范儿,实则却继承了他师叔的疯狂大胆。

    老宗主不知道师弟到底教了沐云些什么。

    数百年前, 道魔之战爆发,他的师弟、妙真宗的长老道玄出战魔尊, 身陨道消。一片悲痛之中, 只有沐云冷静依然, 一丝不苟地为这位师叔下葬。

    宗门内因此对他有了微词,觉得他过于冷漠,乃至近乎冷血了。老宗主斥责了一些流言,不仅仅是为了维护自己的弟子,更是他清楚,越是看起来冷静,沐云心里越是在酝酿着火焰。这个孩子,连心里的痛苦都是寒凉的。

    他最担心的就是,沐云会单枪匹马去魔界挑战。那不叫“挑战”,而叫送死。

    面对他的试探,沐云显得很冷静,甚至反过来劝他:“师尊无需多虑。若无十分把握,弟子怎会不爱惜性命?我若白白送命,便是道玄师叔,九泉之下亦不得安宁。”

    老宗主很欣慰。于是,当沐云真的有了“十分把握”来找他,他只有瞠目结舌的份。

    沐云请人炼制了一种丹药。那是上古失传的药方,不知怎么被他寻来,连着那些珍稀药材一起,被送入丹师手中,成了现在的九阶丹。

    老宗主后悔,无比的后悔。道玄那个家伙,从前没有徒弟,就来诱拐他的徒弟,不知灌输了多少歪门邪道的东西。据他所知,沐云从小过目不忘,道玄甚喜,晚上一本正经地给师侄讲故事,用的材料都是藏书阁旮旯角里流传久远的古籍。

    后来即使道玄有了自己的徒弟,也仍把沐云当做是嫡亲弟子一般,事无巨细地和他分享自己的所见所得,嘀嘀咕咕,真正的弟子简凌反而靠后了。

    如今……道玄啊道玄,你知道今天,是否会后悔?

    望着沐云坚定的眼神,老宗主张了张嘴,说不出话来。确实如他所言,这是一条很有把握的道路,即使代价是沐云自己。

    如果他仅仅是师父的身份,那么他无疑会断然拒绝,把这见鬼的九阶丹扔给随便什么人;可他不是,他还是一宗之主,中陆的领袖人物。他清楚,元婴巅峰、半步化神的沐云,就是最好的人选。

    沐云早已做了妥善的安排,他甚至提前把楚易调走,就是为了防止他发现不对。

    最终,老宗主发现,他只能送自己的弟子去赴死。

    师弟和大弟子的死对老宗主打击很大,但他还能撑着打理宗门事务;最后一根压倒他的稻草是楚易的背叛。楚易入魔的那一刻他才恍然,这个孩子并非忘记了,相反,他把一切都记在心里。

    老宗主反思着:作为师兄、师父和一宗之主,他是否太过失职?

    自囚于瑶水崖,不仅仅是对于外界的交代,也是他对自己的反省。

    如今百年已过,再见到沐云,只觉恍然如隔世。

    但是,还来不及叙多久的旧,眼前弟子的神情就让他有了不好的预感。那个眼神,和多年前他自请前往魔界的眼神一模一样。

    下一刻,这种预感成真了。

    *

    一个时辰之前,雅舍内。

    “兄长……沐道友。”在沐皎淡漠的眼神下,倪云初还是艰难地改了口。他的神情就像是见到了最不愿面对又最期待的事物,在这两个极端之间,即使努力维持着平静,眼神里依然是掩饰不住的复杂渴盼。

    沐皎淡淡地颔首,看起来甚至不愿意和倪云初多说一个字。

    简凌轻咳一声,看看紧绷着的倪云初和神情冷峻的沐皎,突然觉得空气有些压抑。他摸摸鼻子:“突然想起还有些事要办,你们聊着,我先走一步。”说着不等回应就退出了房间。

    待他走了,室内顿时陷入寂静之中。

    半晌后,倪云初开口了,他语速很快,像是被什么追赶似的:

    “你知不知道,那个楚尚根本不是什么守墓人,他是魔修!他是魔尊楚易!”

    他紧紧盯着沐皎的脸。

    沐皎看起来波澜不惊。就算是一开始不知道,恢复记忆之后他也知道了。尚,本就是楚易的小名,他用这个作化名,直白得让人连犹疑的余地都没有。

    倪云初睁大了眼睛:“你……你已经知道了?”

    沐皎依然不答,他伸手,动作迅速如疾,按住了倪云初的脉门。

    倪云初僵了一下,没有反抗。他看着沐皎渐渐蹙起的眉头,像是怕受责备的孩子一样低下了头。

    “元婴残损,寿命无多,”沐皎并没有责备他,只是重复了一边他的情况,声音里听不出喜怒。

    倪云初张了张嘴,说不出辩解的话。他该说什么?冲击化神,并不是因为他任性,只是他怕自己没办法从楚易的手中救出兄长……他其实并不是没有丝毫把握,若非心魔那关,他早就……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