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51.心机婊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一天半之后就会恢复正常喔,么么哒~

    网友A:话说之前跳着脚黑我白哥哥的那些人脸疼不疼?空口叫嚣人家是骗子的时候蹦的厉害, 现在水落石出了, 难道就不出来道歉吗?

    网友B:附议楼上。好歹有点担当啊各位, 你们也看看人家第一少,这认错态度, 那才是条汉子……虽然文笔, 咳咳。

    网友C:呵呵,一口一个“白哥哥”叫的真恶心, 屏幕背后没有人知道你是人是狗,你们如果哪一天发现了自己这样跪舔的其实是个肥头大耳的老头子,不知道到时候会不会把隔夜饭给吐出来啊?

    网友D:我们愿意叫什么也是我们乐意,反倒是你管这么宽显得有点贱哦。话说楼上你这么能, 要不然再多骂两句?其实我挺好奇玄学的真正威力的, 很想观察一下你明天会不会暴毙而亡。

    ……

    这楼一下子就把天给聊死了。

    网上永远都不缺乏随意发表言论的键盘侠, 但是这些人之所以敢肆无忌惮地喷人, 就是仗着骂人不花钱,披着马甲没人认识, 爽完了之后不用付出任何代价, 但现在不一样, 他们骂的不是普通人, 而是一眼就能预测生死的玄学大师。

    网友D虽然嘴毒, 但说的事情也实在不是没有可能的, 所以瞬间将她的楼上吓成了乌龟, 一声也不敢吭了。不过那条引发了争吵的微博倒是引起了一个新的话题。

    楼主:“观隔壁楼有感, 我倒是想说一件事情,那就是虽然不知道白哥哥真人到底长什么样子,但我敢赌上一辈子的鸡腿证明他绝对是‘哥哥’而不是‘爷爷’,石锤在此哦,【图片】【图片】亮点自寻。”

    “啊啊啊,我知道,这张照片不是昨天熊孩子晒出来的吗?这么说倒的确是证据,楼主圈出来的这个背影是白哥哥没错了。看衣着打扮和发型,很年轻、很酷嘛。”

    “楼主火眼金睛,为你打call。虽然我作为一个大师粉更加注重内涵,但知道这一点还是挺开心的……照片看不见脸,不过光看这腿、这腰,啧啧啧,身材可真不错。”

    “楼上先别忙着花痴,说不定一扭头看见脸,长得跟猴子一样呢。”

    “我白哥哥不愧是大师,果然自带一股仙风道骨的高冷气质,一个背影已经让我倾倒,期待他掉马帅死我的那一天。”

    “他手上那个蔷薇花纹身,我想要来一个同款啊啊啊……”

    洛映白没想到话题度竟然会引到他的外貌上面,觉得有些好笑,也没太当回事,倒是看见最后一句话心中微动。

    他顿了顿筷子,下意识地看了眼自己右手上的蔷薇刺青。

    那个刺青非常精致,青黑色的花瓣交错相裹,一层层由花心绽放,形成一个欲开不开的造型,外层青色,渐内渐黑,繁复华丽,一直由手腕侧面延伸至虎口处,被白皙的皮肤衬着,别有一种异样的妖邪之美。

    洛映白微微叹了口气。

    好看吗?或许吧。但这可实在不是什么好东西。

    他一点点扒着米粒吃,还玩着手机,吃了十多分钟也没下去多少饭——这是从小被惯出来的臭毛病,吃饭挑食,还拖拖拉拉的,一点也不专心。

    他也看见了校园论坛上的消息,T大是名牌大学,发生了这么一件意外,没过多长时间已经上了热搜,连带着论坛上洛映白的几张照片也有点要火的意思。

    点赞最高的不是他救人的英姿,而是洛映白刚刚从地上爬起来的那一张。

    穿着白衬衫的青年相貌极为秀丽,白皙的皮肤,微微上挑的丹凤眼,让他整个人仿佛是用冰雪精雕细琢出来的一样,冷而艳。

    照片的角度和时机都选的很好,恰好捕捉到了洛映白面无表情的一瞬,于是暖暖的余晖到了他的身上,也更加反衬出了那种超脱世事的疏离和漠然,带着股无端的忧郁。

    这张脸实在太有欺骗性了,如果有了解洛映白性格的人看到这张照片,一定会狠狠夸奖一下那个抓拍的人——

    这他娘的真是个人才!

    居然能从一个逗比身上发掘出他从来就没有过的气质!

    洛映白刷手机刷的正入神,忽然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说:“要不就在这家店吃吧?现在人不多,做得快,我还要打包两份。”

    他一抬头,正好和刚走进来的唐阅博看了个对脸,唐阅博惊讶道:“映白?你怎么没回宿舍?”

    洛映白看了一眼他身边跟着的孙玥,冲唐阅博笑着说:“干什么一副见了火星人的样子,还不让我吃个饭啊。”

    唐阅博拉着孙玥在他对面坐下了,道:“不是,我不是想着你受伤了吗?你这都是因为我,我刚才在药店买了擦的药膏,本来想再给你打包一份拌饭回去的,没想到你自己来了。”

    洛映白哈哈笑着说:“小伤,别放在心上啦。”

    唐阅博和孙玥都没吃饭,点过单之后正好三个人一起吃,唐阅博把辣椒拿过来要给孙玥加,孙玥说:“不用了,今天不吃了。”

    唐阅博意外道:“你不是无辣不欢吗?今天怎么不吃了?”

    孙玥笑着说:“不想吃,上火。”

    说完后她看了眼洛映白,又随口问道:“阅博,你说今天救你那个舍友原来就是洛映白啊?”

    洛映白没抬头,唐阅博笑着说:“是啊,多亏了他,要不然我现在哪还能坐在这里吃饭。”

    孙玥捂着嘴笑了起来,道:“真看不出来,上次体育课跑八百米的时候咱们两个班挨着,我明明看他跑了最后一个。”

    唐阅博说:“哈哈哈,他就是懒……”

    他的话还没说完,洛映白忽然问孙玥道:“你早就认识我?”

    他们的体育课只有一年半,上课还是上半个学期的事,那时候孙玥还没有跟唐阅博在一起。

    “校草嘛,当然知道你是谁,今天真是太谢谢你救阅博了。”孙玥看了洛映白一眼,试探着说,“不过你真厉害,你是……你是怎么赶的那么快的?好像雕像还没掉下来,你就先一下子冲过去了。”

    洛映白扑哧一声笑了:“你也很厉害啊,没在现场都知道这么详细。”

    孙玥一下子噎住了,唐阅博一愣,而后搂了下女朋友的肩膀,笑着说:“你别搭理他,映白就这样,他跟你开玩笑呢。”

    他说完后又冲着洛映白解释了一句:“当时的情况咱们学校的论坛上都发满了视频和照片了,谁看不见?你要火了。”

    说完这句话,手机忽然响了,唐阅博接起了电话,但现在正好是吃饭时间,整个小店里面闹哄哄的,他连着“喂”了好几句都没听清楚那头在说什么,于是说:“你等一下,我找个安静的地方。”

    他冲着哥们和女朋友点了点头,就走出了小店,只剩另外两人之后,饭桌上的气氛开始有一种迷之尴尬。

    沉默之中,孙玥撩了一下自己滑落的长发,忽然问道:“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意见?”

    洛映白这才看了她一眼,没回答,端起旁边的倒在杯子里的啤酒,喝了一口,然后用纸巾拭了拭唇角,脸上带着种似笑非笑的神气。

    孙玥看见洛映白慢条斯理的动作,不知怎么的,就打心里升起一种莫名的焦躁和心虚感来,恨不得狠狠锤他两下,让他快点说话。

    洛映白把揉皱的卫生纸扔进纸篓里,这才开口说了句不相干的:“为什么不吃辣椒呢?”

    他的声音很温柔,好像在关心自己所爱的人,孙玥却迟疑了一下:“刚才不是说了吗,我上火了,不想吃。”

    洛映白敲了敲额头:“哦,上火的人体内阴阳失衡,应当面红目赤,阳气大盛。但我看你脸色发白,眉间阴气外散,不像是上火,怎么反倒像施展法术之后被反噬了,气血不足啊。”

    孙玥的表情凝固住了,过了片刻之后,她慢慢地说:“你……居然知道了?”

    “之前不确定。”洛映白笑的一脸无害,“不过现在知道了,谢谢你告诉我。”

    孙玥:“……”

    “虽然能看出来你阴气外散,脸色苍白,而且福德宫有伤损,但我也不敢肯定一定是这件事所造成的。但是你刚才一直在试图从我这里套话,问出我救阅博的具体情况,那我就顺便反试探你一下咯。”

    洛映白一只手撑在下巴上,打量着她,悠悠然道:“为什么要这么想不开,说说呗。”

    结果人来了一看,居然是洛映白这个熊孩子!

    易咏对洛映白更多是抱有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情绪,这孩子人聪明,悟性也高,奈何就是偏偏不着调,三天两头的给他出幺蛾子,现在还看上风水了!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

    他冷着脸问道:“洛映白,上次考试你为什么只写了三道题?要是以你平时的成绩,只要把后面的题都答完,这次保送出国的人就是你了!说,当时怎么想的?”

    洛映白垂头丧气:“对不起老师,我考到一半睡着了。”

    “……”易咏气的够呛,大喝一声,“混账!”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